新余水污染事件发生起因

 

    2016年4月3日,原宜春中安实业有限公司在暴雨期间,集中将厂区内含有大量重金属镉、铊、砷的废液偷排入袁河,导致袁河及仙女湖镉、铊、砷超标,由仙女湖取水的新余市第三水厂取水中断,新余市部分城区停止供水长达十天。

[全文

    

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镉超标水厂停水

 

    4月5日下午17时,江西新余市环保局监测出当地仙女湖出现镉超标,之后位于仙女湖的第三水厂停止供水。新余市官方微博6日发布消息称,经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第三水厂自来水已符合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并恢复供水。目前,镉污染物超标原因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新余环保局总工程师王圣林告诉记者,新余市拥有第三、第四两个水厂,鉴于第三水厂非主要供水厂,新余市水务集团决定第四水厂满负荷生产供水,从5日下午开始第三水厂停止取水。

    新余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称,第三水厂停止供水后,新余市新钢地区、袁河工业平台、河下镇、仙女湖管委会及城北五一路停止供水,劳动北路以西至五一路以东、珠珊板桥、城南劳动南路以西及胜利南路以西等地区水压减少及停水。

[全文

 

新余一水厂解决镉超标问题 已恢复供水

 

    据新余市委宣传部介绍,5日,新余市环保部门在对当地第三水厂水源采样监测时,发现镉污染物超标。随后,新余市启动应急预案,停止第三水厂供水,并加大第四水厂供水力度,使当地居民用水基本得到保障。同时,新余市还组织人员全面排查污染源,分析镉超标原因,并邀请有关方面专家对异常水质进行技术处理,确保水质尽快恢复正常。

[全文

 

新余仙女湖水污染追踪:环保部专家到场指导

 

    事件发生后,新余水务投入80余万,新建功率为75KW的临时应急管道加压泵,并在4月8日投入使用,每日可为城区增加1万吨左右自来水供应。新余消防支队8个中队的消防车辆全部出动送水,加上从分宜调过来的2辆消防车和宜春调过来的5辆消防车,目前共有25辆消防车、100余名指战员在外送水。送水时间为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12点。 

    日前,新余加大对三水厂水源应急监测,从4月8日开始根据监测数据反应的实际情况,为保持数据的延续性和可比性,选取了具有代表性的塘边、丹江桥、杨梅山码头、三水厂、浮桥和水西等6个常规监测断面,进行高频率监测;同时配合省站对三水厂取水口进行了每小时一次的镉指标测定。针对仙女湖水质砷、镉、铊三项指标进行布点排查可能存在的未发现污染源,在仙女湖库区新布设了18个点位进行加密监测,24小时随时提供水质实验所需的分析数据。

[全文

 

新余水危机溯源 无名黑作坊逼停百万人口城市供水

 

    两城之间,水源地之旁,一座无名黑作坊,一条偷埋的暗管,瞬息之间逼停了一座百万人口城市的供水。江西新余的应急处置已化解此次水危机,但中国城市水源地之脆弱,可见一斑。2016年4月12日,江西省新余市结束了因镉污染所致的停水。

    家住市区的刘文昌(化名)仍购买了大量纯净水,用于做饭和饮用。他和多数市民一样,恢复供水后的自来水仅用于非饮用用途。事发以来未明确公布的污染源企业,成为当地人和公众不解的谜团。

    又是一场中国城市水危机。这场突发水污染事件,不仅对这座位于江西中部偏西的“钢城”是一次考验,对中国脆弱的城市水源地保护来说,也是一次敲响的警钟。

[全文

 

死鱼信号

 

    4月3日下午5点左右,发源于江西武功山向东奔流的袁河,在途经分宜县(新余下辖县)的水域发现了少量死鱼。这条河流的下游是新余市仙女湖,该水域是新余第三水厂的水源地。

    仙女湖是国家4A级风景区,位于新余的西部。这座约120万人口的中部城市近年来被誉为新型工业城市,随着光伏产业的起伏,它的太阳能硅片企业也全国知名。在传统工业上,除了有“钢城”之誉,它还是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资源枯竭转型试点城市。

    “有人发现河里有死鱼,环保部门意识到可能有企业排污,立即安排人排查沿河企业是否存在排污口。”新余市环保局一相关负责人事后告诉记者。

[全文

 

江西新余水源镉污染致停水官方未公布排污企业

 

    在新余市城区出现大范围停水后的第三天,当地相关部门就公布了停水事件的调查结果,称停水是因为第三水厂的水源重金属镉超标,达不到供水的标准和条件。随后政府相关部门又向社会公布称,水体之所以遭到污染,是因为沿河上游有一家企业排污所导致的。

    消息一出,引发了网友强烈关注,从事发至今已经有一个星期时间,但本次新余市仙女湖水体镉污染仍给公众留下不少有待解答的疑问。

    究竟是哪家企业违规排污导致的水体污染?此次“镉污染”的具体程度如何?当地环保局究竟为何会出现如此重大的疏漏?这些问题被网友不断提及,但当地相关部门却三缄其口,疑问仍留在公众心中。

[全文

    

涉事企业成谜

 

    除了对于水体污染具体情况成谜,更让公众费解的是已经明确水体污染是由沿河一企业排污所致,为何至今没有公布涉事企业的名字?

    4月8日,新余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罗红名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发现沿河上游段有一企业排污口,正在向沿河下游排放。4月7日,经江西省环保厅检测,该厂排污口水中镉浓度超过排放标准46550倍,目前该企业法人代表已被控制。

    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罗红明并未提起沿河上游这家排污企业名称以及污染的具体情况。

    这究竟是一家怎样的企业,为何会明目张胆地向市民饮用水源头违规排污?

[全文

    

污染企业已查明

 

    4月13日,经过国家、省环保部门和当地政府及环保、国土、安监等部门日夜排查,造成新余市仙女湖水污染的肇事企业是已经关停的原宜春中安实业有限公司。

    经查,该企业已于2015年3月被宜春市袁州区彬江镇人民政府关停。2016年3月6日至4月5日,企业以含有大量镉、砷、铊等有害重金属的危废为原料,非法生产铁渣、锌渣、氯化钾等产品。为规避监管,私设约2.5公里排污管,间歇性恶意偷排未经任何处理的污水,该厂外排口水中镉浓度4655mg/L,超过标准4.655万倍。

[全文

 

新余水体污染追踪:肇事企业法人代表已抓获 

 

    据媒体报道,连日来,江西新余市仙女湖水体污染事件引发强烈关注。经江西省环保部门和新余地方政府部门的日夜地毯式排查,造成新余市第三水厂水质污染的袁河上游源头已经锁定并切断,相关肇事企业法人代表已经抓获。

    新余市第三水厂备用水源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新水源取水点位于界水江,流域面积约213平方公里,水质和水量都可以满足应急供水需求。12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新余市第三水厂备用水源地界水江看到,仙女湖区河江公路旁取水口处,工作人员正在进行施工的扫尾工作。

[全文

    

是谁之过?

    

    污染源企业实际上位于江西宜春市彬江镇区域,该地紧邻新余市分宜县。另有知情者透露,涉事企业登记地为宜春市,出事后企业负责人也由宜春警方关押。不难看出,这是一起两座相邻城市之间的跨界污染。随着事件在媒体和公众中迅速发酵,这个位于两城之间的污染源,两市政府相关部门均不愿多说。新余方面只表示污染企业不在新余。两城之间,水源地之旁,一座无名黑作坊,一条偷埋的暗管,瞬息之间逼停了一座百万人口城市的供水。到底是谁之过?!

    风波已渐平,这场由水源上游企业排污引发的水质污染事件,导致下游城市饮用水出现异常并一度停水。尽管官方采取了紧急应对措施,成功处置了水荒并恢复了供水,但污染依旧给城市带来了深痛。

[全文

 

新余水污染事件:官方说辞难服众 

 

    关注此事的民间环保人士认为,对于环保部门认定的肇事企业,官方披露信息尚不足以令公众信服。

    “铺装2.5公里管道入河不是不可能,但极其困难,需要穿过农地和居民区,工程至少耗时一个月。”该环保人士发现,该企业位于山坳中,离河流直线距离有1.3至1.5公里。另外,该企业仅生产一个月,并在4月3日暴雨期间集中偷排废液。“它到底排了多少,竟然造成整个水库镉、铊、砷超标,需要进一步确认。”

    上述环保人士查询发现,仙女湖周边区域产铁矿,分布有尾矿库和铁矿工厂。“我看到至少两个四五万平米的尾矿库,黄铁矿、硫铁矿的镉含量也很高,是不是暴雨期间存在风险?”

[全文

    

保护好水源地 预防污染是关键

    

    又是一场中国城市水危机。这场突发水污染事件,不仅对这座位于江西中部偏西的“钢城”是一次考验,对中国脆弱的城市水源地保护来说,也是一次敲响的警钟。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突发环境污染事件应急处置专家张晓健教授总结这次事件的教训时认为,加强城市供水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应对突发污染事件的能力至关重要,保护好水源地,预防污染是关键。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