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污染岂是儿戏!

一张照片就暴露了敷衍督察的“套路”

[摘 要]

5月30日至6月7日,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6个督察组陆续对河北、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东、广西、云南、宁夏等省(区)实施督察进驻。记者梳理生态环境部官网发布的通报信息发现,今年的环保督察不仅“有图有真相”,更主动披露大量敷衍督察的“套路”,成为一场生动的“环保大讲堂”。[查看全文]

抓现行:现场抓拍“触目惊心”

用新土覆盖污染“露马脚”。6月8日下午,督察组赶到位于哈尔滨市香坊区向阳镇金家村的向阳生活垃圾填埋场,对群众反映企业偷排渗滤液的沟渠进行现场勘察,发现举报涉及的偷排渗滤液的沟渠有多处刚刚用土覆盖过,垃圾堆体外侧也用大量新土垫高,但在垃圾堆体内侧有大量垃圾渗滤液正在涌出,一张照片就抓住了“敷衍督察”的“现行”。

哈尔滨市香坊区向阳镇金家村的向阳生活垃圾填埋场垃圾堆体内侧正在渗出大量渗滤液。

哈尔滨市香坊区向阳镇金家村的向阳生活垃圾填埋场垃圾堆体内侧正在渗出大量渗滤液。

垃圾堆放“新瓶装旧酒”。6月12日,督察组现场检查发现,齐齐哈尔市中心城区污水处理厂自2003年投运以来,将10余万吨污泥堆存嫩江行洪区,对嫩江水环境安全构成严重威胁。“整改”后,新建的污泥临时堆场选址在原堆存点旁边,虽然进行了防渗处理,但仍位于嫩江行洪区内,10余万吨污泥露天堆存,现场恶臭弥漫。

    10余万吨污泥堆存于嫩江行洪区。

10余万吨污泥堆存于嫩江行洪区。

黑科技:卫星图对比“一图胜千言”

督察组进驻广西开展“回头看”不久即收到群众举报,反映北海市诚德公司200万吨冶炼废渣堆填铁山港,占用海滩面积超400亩。6月10日,督察组检查发现,该填海区域大片土地被冶炼废渣覆盖,根据卫星数据初步估算,该区域堆存冶炼废渣超过100万吨,占用铁山港码头填海区域约1400亩,且2016年以来新增填海面积约550亩,对比一目了然。

    铁山港码头冶炼废渣堆存,填海面积增加(左为2016年6月卫片,右为2018年5月卫片)。

铁山港码头冶炼废渣堆存,填海面积增加(左为2016年6月卫片,右为2018年5月卫片)。

“卫星不撒谎”。

6月1日,督察组进驻江西省,收到群众举报反映江西庐山西海风景名胜区(柘林湖)严重污染,一万公顷湖面被填成九千公顷。督察组在填湖问题最为突出的滨湖新城地区看到,大面积湖面被各色渣土侵占、破坏、填平。督察组根据卫星影像资料分析,发现位于滨湖新城的宝成鞋业公司占地原本属于湖面,明显存在非法占用湖面的问题。

    滨湖新城填湖情况卫片影像。

滨湖新城填湖情况卫片影像。

抓细节:“奇葩典型”躲无可躲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环保督察,披露了大量基层人员敷衍督察的“奇葩典型”。

两张封条有何玄机?在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西沟门移民新村木器加工厂,一张封条字迹清晰章印鲜红,时间是“二○一八年六月二日”(督察组“回头看”进驻4天前);另一张封条被撕开,时间是“二○一七年元月六日”(第一轮环保督察不到半年后),都是“和林格尔县环境保护局封”。督察人员发现,这家工厂在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被举报后,迫于压力被当地县环保局查封。中央环保督察组走了就恢复非法生产,“回头看”来了又“查封”。

    中央环保督察人员揭开和林格尔县两张封条的秘密。

    中央环保督察人员揭开和林格尔县两张封条的秘密。

中央环保督察人员揭开和林格尔县两张封条的秘密。

县文件比省文件还超前?

近日,督察组在对濮阳市范县进行督察时,调阅相关文件资料发现,濮阳市人民政府某份文件2017年11月7日才印发,但范县早在2017年5月7日就已印发了相关方案,比濮阳市方案印发早了6个月,甚至比河南省级方案还提前2个月。面对无可辩驳的事实,范县发改委最终承认,为避免被追究责任而临时编造了一个方案。

范县方案印发日期为2017年5月7日。

范县方案印发日期为2017年5月7日。

33张罚单为何难阻新义煤矿违法排污?

2016年7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督察组收到群众投诉,反映洛阳市义煤集团新义煤业有限公司废水排入洛阳金水河。2018年6月9日,督察组进驻河南省开展督察“回头看”发现,2016年以来,该企业先后被当地环保部门下达整改督办通知、停止违法行为决定等文书33份,但仍无动于衷。33张罚单看似不少,但主要以督办通知为主;面对企业屡查屡犯,没有充分运用查封扣押、按日计罚等执法手段。

    企业设置潜污泵,废水直排严重影响金水河水质。

企业设置潜污泵,废水直排严重影响金水河水质。

不含糊:“打脸”造假行为不留情

督察组在江苏南通如皋市发现,位于长江岸边的沪江废油净化厂和福林燃料油经营部堆积大量危险废物。为应对“回头看”,2018年5月,如皋市长江镇再次委托有资质单位对储罐进行拆除清理,清理残油83.99吨。但对罐底遗存的废油渣、厂区残存的油泥和含油废弃物等其他危险废物以及被污染的土壤,没有进行规范处理,直接采用覆土填平非法处置。

    挖掘机在厂区污染土地上覆土。

挖掘机在厂区污染土地上覆土。

不护短:直指部分地方政府整改不力

假整改、真销号。6月10日,督察组不打招呼、直奔现场,对石嘴山市平罗县太沙工业园区开展了检查,发现园区宁夏绿源恒活性炭有限责任公司等企业环境问题突出,敷衍整改情况明显。督察组发现,石嘴山市及平罗县相关部门未严格履行监管职责,对企业环境污染问题熟视无睹,整改验收走过场,乃至假整改、真销号,企业污染问题没有根本解决。

宁夏绿源恒活性炭有限责任公司炭化炉车间无组织排放严重。

宁夏绿源恒活性炭有限责任公司炭化炉车间无组织排放严重。

“河长制”形同虚设。督察组于6月12日赴大沙河石家庄市新乐段、大沙河定州段进行现场检查。在大沙河定州段远远望去,河堤上堆满生活垃圾、工业废渣、边角料、医疗废物等多种固体废物,各种垃圾“应有尽有”,形成一个长约3公里的“垃圾带”。与长度同样惊人的,是“垃圾带”的宽度,垃圾一直从河堤延伸至河床上,斜坡高度达到10米左右。

 大沙河定州段河堤堆满工业废物。

大沙河定州段河堤堆满工业废物。

垃圾污染久拖不决。云南省昭通市至今尚未建成规范化垃圾处理设施,这在全国地级市极为少见。由于长期缺乏规范垃圾填埋场,全市垃圾污染问题突出,群众反映强烈。在接到群众举报后,督察组于6月11日赶赴现场了解情况。一路所见,建筑垃圾随意堆放路边,特别是在通往三善堂临时垃圾堆场的路上,两边随处都是建筑垃圾,有的已经侵占稻田。

    三善堂临时生活垃圾堆场边缘裸露的垃圾。

三善堂临时生活垃圾堆场边缘裸露的垃圾。

数铲土挖出真相。督察组在对江苏泰州市下沉督察发现,泰州泰兴市对于2016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交办问题敷衍了事,“泰兴化工园区”在长江岸堤内侧填埋的,包括大量危险废物在内的3万多立方米化工废料和其他固废纹丝未动,即宣布完成整改。6月15日,督察人员调来挖掘机,随机选点进行试探性挖掘。仅仅数铲之后,就挖出黑色的化工废料。

仅挖数铲就现出黑色化工废料,刺激性气味强烈。

仅挖数铲就现出黑色化工废料,刺激性气味强烈。

相关链接

环境时评:环保督察“回头看”释放强烈信号

环保督察越往后执法越严,有助促使各级领导干部担负起生态文明建设的政治责任。要进一步提高环保督察在各级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中所占的权重,强化督察检查,对不履责、履责不到位甚至纵容污染环境的领导干部,实行严格追责终身追责。

5月30日至6月7日,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6个督察组陆续对河北、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河南等省(区)实施督察进驻,截至6月14日,被督察地区已问责630人。督察组进驻河南省开展“回头看”期间,发现当地一家国有企业两年来先后被当地环保部门下达整改督办通知、停止违法行为决定等文书33份,但该企业对多次处罚无动于衷,直至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才下决心解决问题。

国有企业本应成为环境保护的表率,但某些企业负责人却恰恰利用自身背景,想方设法敷衍整改,逃避治污改造,躲避环保督察。某些企业之所以成为环保执法的“肠梗阻”,主要原因就是有地方领导干部为其“站台”,屡禁不止的重污染企业通常都是当地的纳税大户,地方政府在财政、税收、就业等方面都“仰赖”相关企业。一些污染企业是地方政府财政的“命根子”,地方环保部门因此管不了、治不了、关不了,环境执法时也只能重形式、走过场。

在2016年、2017年两年间进行的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实现了对全国31个省(区、市)的全覆盖,开出超过14亿元环保罚单,掀起了一轮环保风暴。为了持续发挥督察震慑效果,防止生态环境问题反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开展了此次“回头看”工作。

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释放出强烈的政策信号:环保督察越往后执法越严。各种“表面整改”“假装整改”“敷衍整改”等生态环保领域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在群众监督举报以及环保督察的执法压力下,最终将不得不改弦更张、改邪归正。

结语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曝出的一些典型案例,折射出一些地方党委政府对整改工作的消极,对群众利益的冷漠,对中央部署和要求的漫不经心。


汕头市各级党委、政府对练江污染问题熟视无睹,对治污工作能拖则拖,任由练江黑臭多年得不到有效治理。曲靖市委、市政府在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重金属污染隐患问题整改中,将自己高高挂起,市委常委会、市政府常务会以及专题会均未进行专题研究,也未开展有效的督办考核。这些现象充分说明一些地方党委政府在政治意识、责任担当和具体行动上严重缺失。


分析这些问题不难发现,有些地方在认识上存在“惯性”。一些地方长期重经济轻环保、重发展轻保护,将发展与环保对立起来,将政绩与民生割裂开来,关心的只是GDP数字增长,关心的只是地方经济排名的光环,无视群众环保诉求,漠视中央环保要求,所以才会出现有关区县和部门对环境保护、督察整改、项目建设等基本情况说不清、道不明,甚至一问三不知。


有些地方在行动上存在惰性。对中央、省委重大决策部署,态度消极,行动迟缓;对已经明确的重点工作,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对应尽的职责选择性履行,对于认为能给自己政绩加分的工作干劲十足,对于认为提升自己政绩帮助不大的工作消极应付。认为中央环保督察是一阵风,不去真正关心环保,认真解决污染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