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猗两小区自来水致癌物超标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数据”?

[摘 要]

近日,中国之声关注了山西省临猗县两小区在被验出自来水致癌物超标后,后期检测数据反而从网上消失一事。临猗县回应称,已经成立工作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初步查明,相关部门和部分工作人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失责失职行为。那么,受到影响小区居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喝上干净的饮用水? [查看全文]

小区自备井水六价铬检测超标

山西省临猗县居民陈先生一直关心小区内的自来水水质,他偶然在临猗县卫健局网站上公布的季度水质检测数据中看到,他所居住的华晋佳苑小区和不远处的国土局小区饮用水六价铬分别是标准的3倍和2倍。

陈先生:“查到卫健局防疫站,他告我说政府开始检测了,测出来水有问题,六价镉超标,国标是0.05,它是0.167,然后我就感觉这个应该是政府出面告知大家的,但没有告知,当时信访局说8月份出结果。”

第四季度水质检测数据不含此前超标小区

随后,陈先生层层向相关部门反映,希望能尽快将小区的自备井废弃,改用市政自来水,他从2018年5月等到了2019年,还是没动静。在他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后,水质不但没有提升,卫健局网站上公布的有关这两个小区的水质检测数据全部消失,25个小区的数据只剩了23个合格小区的数据情况。

陈先生:“在9月底,我们小区业主委员会搞了一个征求意见,改不改水的征求意见。 准备的牌子,现在还立在小区门口。到10月份他们说大部分人同意了,在10月份便开始。结果我基本上到元旦了,还没动静。”

记者:“第四季度怎么把你们的数据去掉了?”

陈先生:“我还问过县里面,我问他,我说你们怎么去掉了,他们电话就挂了。”

陈先生质疑,当年建设小区的时候,这六价铬超标的水,是怎么通过检测的?喝了快10年,造成的损害又该如何计算?

陈先生:“如果在山区里面的话,你说是自然形成的问题,因为我们买的商品房,商品房本来是水合格,肯定是要前置的,国家凭批准你开始卖房了,你那水肯定要合格,平时你水肯定要监管的,因为这个是基本生活用水,是牵扯到民生的问题。”

在临猗县国土局小区,当地居民并不知道自己喝的水,致癌物超标:

记者:“你知道小区自来水六价铬超标吗?”

居民1:“我不知道。”

记者:“有人和你们说过这事吗?”

居民1:“没有啊。如果有的话大家都会知道。”

临猗县回应:发现问题后曾进行行政处罚,检测数据未列入公示存在失责失职

针对该问题,临猗县发布公告称,2018年1-3季度县卫健局发现两小区水质不合格后,组成了专门的检查组进行监督检查并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责令其3个月整改到位。但此后自来水一直没有接通,为确保居民正常生活,减少社会矛盾,水务局未组织封井。

当地居民关心的为什么第四季度,水质不合格小区的检测数据消失?临猗县表示,是因为第四季度监测结果出炉后,考虑到改水工作正在协调推进,县疾控中心决定对这两个小区的检测数据仅向上级疾控部门上报,未列入社会公示内容。临猗县卫健局在公示前未认真审核,致使第四季度公示出现漏报问题,相关部门和部分工作人员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失责失职行为。

临猗县表示,未来,要对县城饮水安全进行全面检测,对存在饮水安全隐患的小区,区分不同情况限期整改到位。二是对全县人居饮水状况进行全面排查检测。三是成立工作组,用一周时间调查清楚华晋小区供水事件中相关部门的失职失责行为。

小区居民陈先生质疑,问题已经暴露一年多,也向多个部门反映过,为何当时没有更加及时地回应?进行了行政处罚,为什么不能解决问题?他们现在还喝着超标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喝上干净的饮用水?

陈先生:“这种问题本来不需要我出面(反映),他们发现问题应该是把水马上换掉,找到责任方是谁,让他来换水。亡羊补牢,先把牢补起来嘛。”

把水质超标数据删除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数据”?

如果有关政务部门只是为了公开而公开,公开之后既不倾听民众呼声更谈不上解决问题,相互推诿扯皮,最终只能一删了之,说小了是有违信息公开制度的初衷,往大了说,根本就没有把民众的利益放在心上。

据中国之声报道,山西临猗县居民陈先生偶然在临猗县卫计局网站上公布的季度水质检测数据中看到,自己所居住的华晋佳苑小区和不远处的国土局小区饮用水,六价铬分别是标准的3倍和2倍。

就在他多次向当地反映问题之后,公布的检测中两个超标小区的数据却消失了,只留下了合格小区的数据。

对于临猗这两个小区饮用水六价铬超标的原因,当地并无明确调查结果。从常识来看,应该与涉事小区采用的自备井不无关系。开发商挖的自备井,其净化能力远不及城市自来水管网,再加上开发商及物业后期缺乏有效的维护,很容易导致饮用水水质不过关的现象出现。

近年来,也确实有不少地方曝出开发商采用“自备井”导致居民饮用水水质超标,最终又因为改水费用而引发相关各方扯皮、推诿的新闻。更何况,在临猗2小区水质超标事件上,据相关市民反映,小区“附近有很多工业污染源”。


按理说,在当地卫计局的水质检测数据证实了小区饮用水不合格后,当地借此契机,取缔自备井而代之以市政自来水供水,从此接入市政自来水管网,那或许能消除“存量问题”,消除可能已经存在多年的安全隐患。


可事情并没按这条居民预想的轨道发展:从2018年5月到2019年,市民“层层向相关部门反映”后,“还是没动静”。县水务局称,只能管小区的井能不能用,至于水质是否超标,要由卫计局来管。县卫计局则表示,他们只负责检测水质,至于其他的,管不了。一番推诿扯皮背后,无疑是对当地民众诉求的漠视。


而各方都说“管不了”的时候,居民发现,2018年4季度公布的小区水龙头水质检测中,竟然没有这两个超标小区的数据。记者询问为何删掉,则被直接挂断电话。这难免给人掩耳盗铃的观感——解决不了水质的问题,就“解决数据”。


水质检测结果公布在当地卫计局官网上,理论上说符合政务信息公开的相关规定,但公开的目的是让公众与利益相关人知晓,而不该是“例行公事”。公开的信息被居民看到后请求解决问题,这时相关部门又“不胜其烦”,最终删除信息,由公开转入“保密”——这种前后分裂的表现,俨然将有关方面的形式主义和不敢担当暴露无遗。


如果有关政务部门只是为了公开而公开,公开之后既不倾听民众呼声更谈不上解决问题,相互推诿扯皮,最终一删了之,说小了是有违信息公开制度的初衷,往大了说,根本就没有把民众的利益放在心上。


从已经发生的小区自备井改水事件来看,因为是历史遗留问题,牵涉到各方利益,要解决起来,确实千头万绪。但再复杂,也不能成为有关方面熟视无睹的理由。


两小区水质超标,背后是上千民众的食品卫生安全,显然不该被漠视。在不少地方主政部门纷纷主动为自备井小区改水的背景下,临猗当地不妨借此机会,统一摸排、检测当地还有多少深受自备井水质超标问题的小区,并统筹安排,出具符合各方利益的方案。而当地有关方面那种不肯向前多走一步、不愿担当的做派与弊习,也该被肃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