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年遇到了政策突变,加之融资不顺、债务结构不合理,公司危机随之爆发。深陷债务危机441天的“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最终易主。8月5日晚间,东方园林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与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正式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何巧女、唐凯合计向后者协议转让东方园林5%的股权,并承诺将其持有的除上述转让股份外的16.8%的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予朝汇鑫。朝汇鑫将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那么国资进场的东方园林,将走向何方?

  • 陷入困境 亏损进一步扩大
    关停并转PPP项目 财务费用增加 是公司预亏的主因

    上半年,东方园林预亏金额为5.5亿元-7.5亿元。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加之自去年底以来集中偿还了大量有息债务,公司主动关停并转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以及财务费用增加,是公司预亏的主要原因。【更多】

    东方园林曾陷入流动性危机
    在大幅预亏之前,东方园林曾陷入流动性危机

    2018年报显示,公司流动负债余额271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幅度为27.46%,其中短期借款29.47亿元、短期应付其他借款2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及债券113.43亿元,应付短期债券37亿元。东方园林原本计划发行10亿元公司债,实际仅发行5000万元。随后,东方园林股价重挫,近乎“腰斩”。【更多】

    融资成本超过投资收益
    2018年7月起开始叫停PPP项目

    进入2018年,在中央金融政策去杠杆的大背景下,环保行业一度出现融资成本超过投资收益的现象,一批环保企业,特别是民营环保企业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东方园林亦未能幸免,深陷短债长投的债务危机中,并从2018年7月起开始叫停PPP项目。。【更多】

    危难之际,各方出手相助
    东方园林的流动性困境一直未能真正得以解决

    2018年8月至10月,东方园林先后与民生、兴业等银行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获得了逾60亿元的银行授信。10月16日,北京证监局召集公司23家债权人进行协调,建议各债权人从大局考虑,给予控股股东化解风险的时间,暂不采取强制平仓、司法冻结等措施。 随后,东方园林顺利发行1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并拟非公开发行优先股向市场募资40亿元。尽管获得了多方帮助,但东方园林的流动性困境一直未能真正得以解决。【更多】

    资金问题持续发酵
    拖欠离职员工薪酬事件

    东方园林在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承认缓发员工工资、拖欠离职员工补偿金的事实,并表示加快项目回款回笼资金,正按级别自下而上补发员工工资和离职员工补偿金,力争在5月份解决拖欠工资问题。截至2019年5月10日,东方园林还剩约4000名员工(含离职人员)的平均约三个月薪酬及补偿待发放,共计约2.39亿元。【更多】

    资金短缺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
    新增16条被执行人信息 13条法律诉讼信息

    何巧女个人也从昔日慈善女富豪变为被执行人。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夫妇在今年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19)京03执652号,立案时间为2019年5月15日,执行金额达3.36亿元。【更多】

    国资入主
    正式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

    8月5日晚间,东方园林发布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与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汇鑫”)正式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何巧女、唐凯合计向后者协议转让东方园林5%的股权,并承诺将其持有的除上述转让股份外的16.8%的股权所对应的表决权委托予朝汇鑫。朝汇鑫将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更多】

    公司生产经营逐步恢复
    强有力的背书 有利于公司PPP项目融资

    在盈润汇民基金和北京朝阳区国资中心帮助下,公司生产经营逐步恢复,融资能力、造血能力都相应提高。本次股权转让是公司出于优化股东结构、完善公司治理、改善融资环境和资金流动性、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之考虑。朝阳国资战略入股是基于对公司价值的认可和未来持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北京朝汇鑫还表示,将提名6名董事(含2名独立董事)进入公司董事会,东方园林聘任其推荐的1名财务总监。其还计划将东方园林董事会成员由10人修改为9人。【更多】

在市场人士看来,国资成为东方园林控股股东后,不但能给公司带来强有力的背书,还有利于公司PPP项目融资,对公司有着重要战略意义。东方园林在接受采访时称,此前,在盈润汇民基金和北京朝阳区国资中心帮助下,公司生产经营逐步恢复,融资能力、造血能力都相应提高。但东方园林现有的资产负债率看似不高,由于部分PPP项目未并表,也存在较大的表外风险。整体来看,东方园林的债务危机正在不断爆发,后续公司偿债压力难言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