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刷绿漆 石头铺草皮

你们可真能?

[摘 要]

近年来,国家一直提倡“绿色矿业发展”模式。要求在合法开采的前提下,用规范的管理让周围百姓与矿山和谐共处。然而在新泰,当地为了体现绿色,居然将一座矿山涂上了绿漆。 [查看全文]

为应付环保检查 山东新泰一矿山石头刷绿漆

7月30日上午11点,记者在新泰市黑石山子村北侧一处石料厂看到,整个石料厂周边的石头上全部被刷上了绿色的油漆。

航拍画面显示,整个石料厂占地数十亩,一大片采石毁坏的山体呈现出异样的绿色。

虽然石料厂的门前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但是在短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内,通过观察记者发现一共有四辆卡车驶入。

卡车司机进入这家没有任何厂名的石料厂大门后,就会立即停下车将大门反锁。

为应付环保检查 山东新泰一矿山石头刷绿漆

明明挂着停产放假的牌子 为何还在继续生产?

一家挂有停产放假牌匾的石料厂,真的还在开采石料吗?由于大门紧锁,记者只好从旁边的山地绕行进山。

记者站在半山腰上,可以很明显听到机器轰隆的声音。十分钟后,记者爬到山顶。俯瞰下去,一台切割机正在进行作业,整个山体已经被挖下去近百米。

为应付环保检查 山东新泰一矿山石头刷绿漆

记者下山进入石料厂腹地,在下山到厂区的两侧山路上,同样遍布着被刷了绿漆的石块。

而之前进入厂区的几位卡车司机,正趁着装车的空档在凉棚下休息,一位会计正在给他们开着单子。

为什么要在石块上刷绿漆呢?新泰市昌盛石料厂会计介绍,石头刷绿漆是因为环保检查。一位卡车司机介绍,这些绿漆是去年刚刷的,航拍的时候能显示绿色。

应付环保检查、蒙蔽卫星监测,那么这家石料厂有没有开采手续呢?石料厂负责人表示,他们采矿、环评手续一应俱全。

为应付环保检查 山东新泰一矿山石头刷绿漆


新泰市环境监察大队三中队:你让我怎么落实,我找谁啊

在石块上刷绿漆!昌盛石材有限公司能办出环评手续来吗?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新泰市环境监察大队三中队。按照属地管理原则,他们负责对石料厂进行日常监管。

环评是怎么批的,有什么要求,能不能给落实一下?面对记者的问询,新泰市环境监察大队三中队工作人员开呛:“你让我怎么落实,我找谁啊。”

沟通无果后,记者又来到泰安市行政审批局生态环境窗口,窗口工作人员介绍,这个昌盛石材厂的环评手续目前还没有办下来,没这些手续的话是不能生产的,生产的话就要罚款,现在查得很严。记者问,那当地为啥没查呢?工作人员回,早晚得查。

石块刷绿漆究竟是谁的遮羞布?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这些矿山上的绿漆是去年刷上去的,难道当地政府真不知情?

如果知情,为何到现在还没有查处?

没有环评手续,采矿许可证又是如何办理的?

石头铺草皮:“化妆式”矿山修复是文过饰非

据生态环境部消息,7月25日至29日,中央第二环保督察组在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督察发现,漳浦县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长期不作为,石材矿山非法开采问题突出,生态恢复治理严重滞后。为应付检查,有的矿山将大量盆栽苗木简单覆土,甚至直接摆放在场地,还有的直接在砂石、混凝土(水泥)地面上铺设草皮。

山东新泰矿山刷绿漆事件余波尚在,福建漳州的“复绿怪招”又浮出水面。摆在山上的盆景、石头上长的草皮,比刷绿漆成本更高昂,但却是一点用都没有。矿山生态修复敷衍应付,“假装整改”大行其道,个别地方生态治理中的形式主义,令人惊心。

矿山生态治理形式主义的背后,是当地监管的形同虚设。据悉,从2017年到2019年4月,福建省和漳州市多次就漳浦县非法采矿乱象,进行通报和约谈,但层层监督、次次通报就是不见落实,整改要求始终停留在纸面。

相关链接

自然资源部部署长江经济带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

自然资源部近日发出通知,要求上海等长江经济带11省(市)开展长江经济带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自然资源部提出,2020年底完成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两岸各10公里范围内治理任务。其中,上游地区修复重点是消除地灾隐患,防治水土流失,恢复植被;中游地区修复重点是废渣治理,防治污染,恢复植被;下游地区修复重点是恢复生态和修复地形地貌景观。

自然资源部在《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要求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贵州以及云南等11省(市)扎实开展长江经济带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

《通知》提出要对长江干流(含金沙江四川、云南段,四川宜宾市至入海口)及主要支流(含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乌江、清江、湘江、汉江、赣江)沿岸废弃露天矿山(含采矿点)生态环境破坏问题进行综合整治。要区分轻重缓急,优先部署长江干流和主要支流两岸各10公里范围内、生态问题严重的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在重点突破基础上实行整体推进。

自然资源部指出,长江经济带废弃露天矿山生态修复重点任务包括:上游地区的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废弃露天矿山以铁、锰、铝土、稀土、磷等金属、非金属为主,滑坡、泥石流、地裂缝等地灾较为发育,修复重点是消除地灾隐患,防治水土流失,恢复植被。中游地区的江西、湖南废弃露天矿山以有色金属、稀土等为主,湖北以磷矿为主,总磷和重金属水土污染问题突出,修复重点是废渣治理,防治污染,恢复植被。下游地区的安徽废弃露天矿山以铁、铜等金属和石灰石等非金属为主,江苏、浙江、上海以建材矿山为主,山体、植被破坏问题较为严重,修复重点是恢复生态和修复地形地貌景观。

结语

矿山生态恢复成为造假重灾区,不仅有部分地方政府部门及公职人员的不作为,更有利益的驱动。由于矿山修复成本非常之高,此前国土部门曾测算,治理一亩矿山需要1万至1.2万元的资金投入,这还不算后续维护成本。而漳浦全县矿山开采导致的生态破坏面积就达10180亩,所需修复资金起码在亿元以上。


恰恰是昂贵的矿山修复成本,会使政府和企业看到破坏环境的惨重代价。往往越是真正花心思去修复,越能认识到以前的生态破坏多么不值得。这无论是对企业还是政府,都会形成倒逼。对企业而言,高昂代价会迫使其不敢再肆无忌惮搞破坏,而是尽可能减轻对生态的影响;对政府而言,修复之难也会令其更负责地履行自身的监管责任,以避免将来成为生态修复的买单者。


矿山刷绿漆,摆盆景、铺草皮,在环保监督日益严厉的当下,这种生态恢复的低级造假行为,注定只是徒劳。与其浪费资金玩种种小聪明,企业和地方政府不如积极筹措资金,扎扎实实做好矿山生态治理。矿山开采,绝不能牺牲“绿水青山”换取“金山银山”,恰恰相反,留住绿水青山,整个行业才能实现长远、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