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过境 洪泽湖螃蟹几乎死绝!

调查:上游泄洪夹带污水

[摘 要]

洪泽湖西岸,被誉为“螃蟹之乡”,每年的9-10月份,正是螃蟹大量上市的时节。然而,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临淮镇的养殖户们今年将面临绝收的困境。从8月25日开始,又黑又刺鼻的污水经新汴河、新濉河流入洪泽湖,导致当地大量鱼蟹死亡。据泗洪县水产局统计,截至9月1日,受损养殖面积已经达到近4万亩。[查看全文]

污水漫塘 螃蟹鱼虾大面积灭绝

“这些螃蟹再过几周就能上市了,结果现在几乎死绝,太可惜了!”江苏省泗洪县临淮镇党委书记王志明介绍,由于上游泄洪污水过境,该镇数万亩水产养殖区受损严重,其中约2万亩蟹塘几近绝收。

记者了解到,8月29日上午,江苏省环保厅及宿迁市环保局发布通告,省环保厅已经启动应急响应,同时致函过境河流上游单位,商请协助开展调查。

死蟹堆积成山 养殖区臭气熏天

29日,记者坐船沿上游河水汇入点进入胜利村,河水仍旧发黑。虽然渔民已经清理了好几天,但河面上仍漂浮着大量死鱼,气味十分刺鼻。河两侧的螃蟹养殖区,间或有打捞死蟹的渔船停留,船上装满了死蟹,塘中水面上还未来得及打捞的死蟹仍密密麻麻地漂浮着。

在胜利村码头,十多条渔船排列着,船上满载着死蟹。“这些死蟹都要运出去处理,这几天每天都是装几十船,每船有几百乃至上千斤死蟹。”渔民朱德俊说,他养了20年的蟹,还从来没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29日,江苏省环保厅就此发布通告称,由于受近日强降水影响,上游大量洪水经泗洪县溧河洼汇入洪泽湖,25日夜间起,水质严重恶化,对泗洪县水产养殖产生巨大影响。至27日下午5时,临淮镇已有5个村、369户养殖户、2.2万亩养殖区严重受灾,受灾面积可能持续扩大。

目前,鱼虾养殖受污染面积约3.1万亩,因上游来水量变小,区域扩大蔓延势头减缓,但水质未见明显改善,溶解氧极低。

洪泽湖死蟹堆积如山

洪泽湖死蟹堆积如山

洪泽湖水污染调查:上游泄洪夹带污水

对于污水的来源,江苏省环保厅在其官方微博“江苏环保”通报,近日,受台风影响,安徽地区因强降雨开闸放水,有大量洪水经泗洪县溧河洼汇入洪泽湖,从8月25日夜间起,水质严重恶化,对泗洪县水产养殖产生巨大影响。当地环保部门对苏皖交界四条河流水质开展监测,监测结果均为劣Ⅴ类。苏皖双方已经达成共识,此次鱼蟹死亡事件,初步判断原因是由于上游泄洪夹带污水造成。

苏皖环保部门正在对沿河污染源进行进一步排查,分析事故原因,厘清责任。“安徽环保部门负责排查其境内污染源,目前初步预计主要是面源污染。”江苏省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副主任唐征告诉记者。此外,泗洪县公安部门也正在河南开封境内排查是否存在工业废水排放。

泗洪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树龙告诉记者,8月26日,该局对胜利村湖面和位于苏皖省界的新汴河顺河闸、新濉河团结闸进行取水检测,结果水质均为劣Ⅴ类。其中,主要的不合格指标为溶解氧和高锰酸盐指数。高锰酸盐指数是衡量水中耗氧物质的数量,高锰酸盐越多,耗氧物质就越多,水中溶解氧就越少,最终导致水中的鱼蟹无法生存。

 专家抽取河塘水质检查

专家抽取河塘水质检查

洪泽湖鱼蟹死亡污染之争:苏皖对污水来源各执一词

9月6日晚间,安徽省环保厅公布了“洪泽湖黑水污染”一事的初步调查结果,此次事件是“摩羯”“温比亚”台风影响下,皖苏豫区域出现超百年一遇特大暴雨自然洪灾导致。江苏省环保厅8月30日在其官方微博“江苏环保”也通报,苏皖双方已经达成共识,“一致认为本次江苏省泗洪县洪泽湖溧河洼片区水质异常、临淮镇胜利村等地鱼蟹大量死亡事件,初步判断原因是由于上游泄洪夹带污水造成”。

对此事件,记者采访发现,江苏、安徽两省环保部门均认可污水是经过新濉河、新汴河排向洪泽湖。但对于污水来源——是源自安徽省境内的污染,还是源自江苏省境内新濉河的支流奎河污染,双方各执一词,两省有关奎河水质数据的表述也并不一致。

除此之外,江苏、安徽两省环保部门对此次污染事件中,上游开闸放水是否要提前告知下游也并未达成一致,连带的渔民赔偿问题也存在争议。为此,江苏省环保厅多次申请生态环境部参与协调此次污染事件,尚未得到答复。

洪泽湖污染事件引发的跨省河流污染责任如何划分、上下游之间的沟通协调机制如何建立、赔偿责任如何认定,目前均无定论,专家建议,要真正解决此类跨境污染问题,上下游应建立水资源保护奖惩机制。

江苏省泗洪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树龙告诉记者,8月26日,该局对胜利村湖面和位于苏皖省界的新汴河顺河闸、新濉河团结闸进行取水检测,水质均为劣五类。根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依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基本项目标准值分为五类,四类主要适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五类水主要适用于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五类以下水质恶劣,已不在标准之内。

泗洪县环保局检测结果显示,主要的不合格指标为溶解氧和高锰酸盐指数。高锰酸盐指数是衡量水中耗氧物质的数量,高锰酸盐越多,耗氧物质就越多,水中溶解氧就越少,最终导致水中的鱼蟹无法生存。

污水来源之争

地图显示,洪泽湖的上游是位于泗洪境内的溧河洼,再往上分为新濉河和新汴河,这两条河一直延伸到安徽省宿州市泗县、灵璧县等地。

污染事件发生后,8月26日下午,江苏胜利村村民自行开车向上游追溯到80多公里处、江苏与安徽交界的新濉河草庙闸,“那边的水也是又黑又臭,味道跟我们这边一样”,刘兵告诉记者,当时村民就确定了,污水是从安徽流下来的。

8月28日,村民又和泗洪县环保局工作人员一起追溯到上游100多公里处、位于安徽省境内的新汴河的方河闸,发现同样的污染情况。

安徽省环保厅9月6日通报也认为,洪泽湖事发区域的污水主要来自新濉河和新汴河。

不过,记者采访发现,目前苏皖双方对于污水来源于哪一省份仍存在争议。

记者了解到,新汴河源自安徽省宿州市,全长127公里,其中宿州市境内长度108公里。安徽省宿州市水利局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王兴奎告诉记者,新汴河是一条人工河,开挖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但是,挖新汴河的目的是为了排来自沱河的水。“当时,沱河来水,经常积压在宿州,形成涝灾。”沱河的上游,是河南、江苏方向。

第二条河新濉河,全长138公里,在宿州境内有120公里,源头就在宿州境内。王兴奎介绍,新濉河主要支流有三条,包括源自江苏省徐州市的奎河、运料河,以及源于安徽省淮北市的潇濉新河,“潇濉新河到了张树闸位置被截断,因为张树闸还未修好,暂时不能开闸,流不进新濉河。”王兴奎说,目前流入新濉河的主要支流,是源自江苏省徐州市的奎河、运料河。

安徽省宿州市环保局副局长马昭军说,奎河是江苏徐州的主要排污通道,在历史上水质一直很差。特别是1997年以前,从奎河到新濉河整条都是黑河,他记得,当时奎河化学需氧量经常超标几百倍。

“1997年至2010年,奎河的水质才明显改善,但还是经常会有波动,因为当时徐州一些乡镇还有污染企业。2013年之后,污染企业被关停,徐州也大力进行污水整治,入境水质才变好一些,一直稳定在接近四类。”马昭军表示,奎河、运料河汇入新濉河后,流经宿州,水质均有所改善。“最近两年出境水质通常在三类、四类。”

“目前,我们也还在跟徐州联合排查徐州境内的污染源。”马昭军告诉记者。

相关链接:洪泽湖“黑水”跨境而来 谁为渔民2.34亿损失买单?

“今年水调和,螃蟹长得也漂亮,本来准备大赚一笔,笑着过日子。”被烈日暴晒皮肤黝黑的渔民朱德俊哭着说,“现在辛苦不说,投入的这么多钱,全部打了水漂。”

朱德俊是泗洪县临淮镇胜利村人,这是一个水上村,全村基本都是渔民,以养殖螃蟹和鳜鱼为生。往年这个时候大家都忙碌着准备螃蟹上市了,但现在渔民看着船上、地上堆积着的大量死螃蟹和鱼虾欲哭无泪。

渔民孙有折算了一笔账:140多亩的塘,大概能收6000斤螃蟹,一斤50元,就是30万元,纯利润20万元,加上鳜鱼收入,一年30万元不成问题。

“倾家荡产,血本无归。”泗洪县委书记王晓东说,截至目前,污水已造成2.5万多人受灾,水产受灾面积9.25万亩,直接经济损失达2.34亿元。泗洪县以生态立县,是环保部命名的我国首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之一。“泗洪的底色就是绿色,因水得名,因水创造财富,水是我们的生命。”

“以泄治污” 环保协议成一纸空文

江苏宿迁、安徽宿州等8个地级市于2012年签订了《关于环境保护合作协议》,如今却成了一纸空文。根据协议约定,上游城市提闸放水应提前24小时向下游城市通报,内容包括水质、水量、水文等情况,汛期应急提闸放水应提前6小时向下游通报。上游城市提闸放水应提前采取污染防治措施,综合考虑上下游水质情况,并对下游水质影响进行评估,严禁以泄污为目的进行提闸放水。

“这次污水导致大量鱼蟹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溶解氧太低。上游境内的国控自动监测点监测数据显示,8月18日19时以后,水体中溶解氧从正常降到了零点几,整个时间持续到28日中午。”江苏省渔业技术推广中心总工程师张永江说,在这一关键期,下游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如果光是洪水,我们就认了。但这次是污水,我们一定要个说法。”渔民们说,螃蟹已经养了6个多月,如果上游提前通知,他们可以将螃蟹鱼虾捞一部分、卖一部分、转移一部分,不至于全部死绝。

结语

跨境环境污染为何屡禁不止?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跨境污染治理压力、动力及能力“三力”不足,上游部分地区“以邻为壑”,以泄洪来泄污的现象时有发生。

首先是压力不够。江苏省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副调研员唐征称,这次污染是整个区域工业、生活污水长期聚集的高浓度废水,而且经过了长途的下泄,很难找到直接的责任方,难以锁定上游具体污染企业。

其次是动力不足。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各地治污水平不一,特别是一些流域性跨省支流更是被当作排污通道,以下游为壑问题较为突出,“省际之间缺乏生态补偿,上游水质保障缺乏动力”。

还有就是能力欠缺。“流域跨境环境监管能力和水平处于‘小米加步枪’的初级阶段,很多监测弄一瓶水就草草了事。”一位环保专家说。据专家介绍,跨界区环境的有效监控与管理需要跨界区域污染溯源与责任界定、污染源动态监控、生态补偿、生态破坏纠纷调处等多项技术支撑,跨界区域水环境信息的通报和突发污染事故的协同处置以及纠纷调处等基本问题也亟待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