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分类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 国内新闻 > 正文
水荒警示治河之误 开发利用背后的危险

  建国以来,在"兴修水利、根治水害"的指导思想下,国家投巨资兴修了众多的水利工程,连昔日"三年两决口"的黄河,也岁岁安澜。可制驭洪水之患后,人们却猛然发现,缺水、断流已成为新河患。如今,在西北、华北、甚至东北的辽河流域,"一条大河波浪宽"的美景无处找寻,代之而来的却是"有河皆干、有水皆污。"

  不久前,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大声发问: 长期以来,人们传承着这样一种治河理念:治河的首要目的是控制洪水。可真的把洪水都搞没了,河就治好了吗?近年来,黄河及世界上许多大河先后断流警示人们,断流是人与自然不和谐最突出的征兆,河流需要洪水,就像人需要呼吸。如果没有让河道不萎缩的"生命水量",河流迟早要被"治死"。

  探索:高开发利用率背后的新险局

  在《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荷花淀》、《运河的桨声》等现代文学名篇中,海河水系是一幅鸟飞渔跃的美景,可如今,却是"太阳照在河床上""白洋淀里跑汽车"。50年来,海河流域GDP增长33倍,海河水的开发利用率达95%,海河被"吃干喝净",位于海河入海口的天津被"水荒"所困,已九次向黄河求援。

  黑河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流经青海、甘肃、内蒙古三省区,最后注入东、西居延海。东、西居延海位于内蒙古额济纳旗境内,历史上水草美,是戈壁中的一片绿洲,也是我国西部最前沿的一道生态防线。近几十年来,随着黑河流域经济和社会的发展,用水剧增,西居延海于1961年干涸,东居延海于1992年干涸。近10年来,黑河每年平均断流时间达200天以上。湖水干涸后,额济纳旗成了北方沙尘的重要源地,并由此形成了一条横贯我国北方的沙尘走廊。1999年3月份以来的华北沙尘暴中,来自额济纳旗的沙尘占到了总沙量的70%。

  黄河的开发利用,曾经被作为我国水利建设史上辉煌的一笔。建国以来,国家和地方投资上千亿元,在黄河流域修建各类水库及塘堰坝等蓄水工程10100座,总库容约720亿立方米,相当于黄河多年平均径流量的1.24倍,千年纵横不羁的"害河",变成了"利河"。可进入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黄河断流加剧,河道萎缩,生命垂危。1997年,黄河断流226天,断流河段一直延伸到开封,长达704公里。

  按国际通行标准,河流本身的开发利用率不得超过40%,但近十多年来,我国许多河流水资源利率远远高于这个警戒线。据黄河水利委员会测算,20世纪90年代以来,黄河年平均天然径流量450亿立方米,可实际耗用量已达350亿立方米,水资源利用率达80%。

  黄河是举世闻名的"地上悬河",近20多年来,随着冲沙用水被大量挤占,黄河主河槽淤积加重,"悬河又背上一条悬河"。目前,黄河下游大部分河段出现"二级悬河",呈现"槽高于滩、滩高于背河地面"的局面,黄河下游的河道形态,已处于历史上最危险阶段。即使发生中小洪水,主槽也难以容纳,必然造成重大河势变化,易出现横河、斜河,增大了"冲决"和"溃决"的危险。

  不只在中国,世界上许多大河也面临同样的"生存危机" 。去年10月于郑州召开的"首届黄河国际论坛"上,中外水利专家表达了同样的忧虑。澳大利亚墨累-达令河流域委员会主席丹·布莱克墨尔说:"墨累-达令河是澳大利亚第一大河,水资源开发量已占年均径流量的57%,高比例的用水促进了沿岸农业的发展,但也产生了环境问题。迄今,墨累――达令河总共发生累计10个月的断流。"

  1936年,美国科罗拉多河峡谷建成了世界上第一座大坝--胡佛坝之后,全世界水利水电开发进入了一个新时期。由于科罗拉多河上的水利工程库容是径流量的4倍,导致科罗拉多河长年断流。流经前苏联的阿姆河河水注入咸海,由于沿岸地区大量引水种棉花,使注入咸海的水量大减,咸海水面缩小,沿岸经常刮"盐尘暴"。

  一位水利专家曾这样比喻:在河流的开发利用上,我们总觉得河流这把"水壶"用之不尽,把"兴河流之利"简单理解为添置更多的茶杯、茶碗,但这些东西还没备齐,壶里就没水了。

  生命:维持河流的健康

  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说:"人类治河治了几千年,终极目标是什么?绝对不是把河'治死',而是维护河流的健康生命,实现人与自然的长期和谐。河兴则万事兴、河亡则万物亡,因而,所有的治河行动都应遵循这一终极目标。"

  黄河水利委员会研究员侯全亮认为,河流除了其工具性价值外,还有其自身的生命价值和权利,而流动,正是其重要的生命要素。导致流动的内因除了高差势能外,最重要的就是河流的水量,因此,河流拥有自身用水的权利。

  李国英认为:"河流也是有生命的,一条河如果长期没有洪水过程,河道必然萎缩,最终结果是长年干涸断流,河流生命终结。比如一条人走出来的乡间小路,一年没人走,过一年再看,这条路上的杂草就长起来了,不成为路了。"

  而维持河流的健康生命,首先必须给河流留下足够的"生命水量"。李国英说,如果单从数学的角度讲,只要有1个流量也可以说河还活着,但正如一个生命垂危的"植物人",这个生命已经失去了功能。维持黄河的"生命水量"至少要考虑三方面的要求,一是通过人工塑造协调的水沙关系(即调水调沙措施),使黄河下游主河槽泥沙达到冲淤平衡的基本水量;二是满足水质功能要求的基本水量,这主要指水体能够被继续使用并保持良好生态系统的水量;三是满足河口地区主体生物繁殖率、生物种群新陈代谢以及防止海水回灌所要求的基本水量。

  从2002年起,黄河连续三次大规模调水调沙试验,在维持河流健康生命上,写下开篇之笔。 近年来黄河很少发生洪水,能不能通过优化水资源配置,人工塑造洪水?2002年黄河进行了首次调水调沙试验,为这一大胆设想找到了答案。为了延长洪水过程,实现持续冲淤,2003年和2004年,黄委会通过黄河水库群的联合调度,深化、丰富了调水调沙实践,为调水调沙由试验走向生产运用创造了条件。

  李国英说:"单靠天然洪水,并不能完全实现河道不萎缩的目标。由于黄河水沙天然不平衡,有时水少沙多,'小马拉不动大车',反而会增加河道淤积。而调水调沙则通过人工手段,借助自然的力量改变当前天然不平衡的水沙关系,塑造一种协调的水沙关系,使黄河下游河道实现少淤或不淤。这种治河手段依据'自然法则',追求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三次调水调沙,将2.5亿多吨泥沙送入大海,使黄河下游不断恶化的河道形态得到初步调整。目前,黄河下游河道过流能力已由两年前的1800立方米每秒,恢复到3000立方米每秒,"悬河"越长越高、"悬河之中又起悬河"的危局开始缓解,饱受断流之苦、河道萎缩之痛的黄河渐渐恢复了生机。

  维持河流的健康生命,是一种新的治河理念,也是一项宏伟的系统工程。黄河水利委员会认为,黄河生命是否健康,应有四个标志:"堤防不决口、河道不断流、污染不超标、河床不抬高。"而这一标志又要通过九条治理途径得以实现。 一是千方百计减少进入黄河的泥沙。二是流域及相关地区水资源利用的有效管理。三是通过外流域调水增加黄河水资源量。四是黄河水沙调控体系建设。五是制定黄河下游河道科学合理的治理方案。六是下游主河槽不萎缩的流量和过程塑造。七是黄河污染控制及降低污径比的水量补充。八是治理黄河口。九是黄河三角洲生态系统的良性维持。

  疾呼:“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河为镜则可以正发展”

  水是生命之源,是生态环境的核心,而河流又是水资源的重要载体。以人为本,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道路,必须高度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而滋养着人类文明的河流,更应当得到悉心的保护。不久前,李国英大声疾呼:"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河为镜则可以正发展。"

  一些水利专家指出,河流生命受到威胁,表现在河里,问题出在岸上,根子在一些地方以牺环境为代价,片面追求速度的"发展观"上。

  建国初期,黄河流域引黄灌区只有1200万亩,可到目前,灌区面积已达1.1亿亩。农业是黄河上的用水大户,占总用水量的90%,同时也是浪费水的大户。黄河水利委员会统计,目前灌区内达到节水标准的灌溉面积只有20%,而实行大水漫灌的宁蒙灌区灌溉面积1782万亩,节水达标灌区仅占8%。

  专家测算,如果粗放用水的局面得不到遏制的话,到2010年,遇到正常来水年份,黄河用水缺口达40亿立方米,中等偏枯年,缺口将达100亿立方米,黄河支持流域及相关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的功能已到极限。

  不久前,黄河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组织专家组,对黄河水污染状况及危害进行了量化分析,发现目前黄河干流近40%河段的水质为劣五类,基本丧失水体功能,黄河流域每年因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15亿-156亿元。

  近年来,黄河污染问题引起国家高度重视,但黄河治污总是陷入"治了又污"的怪圈。专家指出,黄河流域工业结构一"重"二"小",与水环境特点不相适应,使河道径流越来越小的黄河要接纳越来越多的工业污水。"重"主要表现在兰州、白银、包头、宝鸡,西安、咸阳等地重工业高度集中,超出环境容量。黄河最大支流渭河流域是陕西的工业基地,而渭河流域年污水排放量达8亿吨,占黄河流域排污总量的18%,目前,渭河已成为"关中下水道",大部分河段失去自净能力。

  "小"主要表现在黄河中游一些地区趁东部地区大量关停污染企业之机,低价买设备,上了许多"十五小"工业,接下了"污染接力棒"。这些小污染企业点多面广,治理难度很大。专家指出,如果让黄河干流水质出现明显好转,污染排放量在现有基础上应削减40%以上。要想实现这个目标,除了加强排污管理外,沿河地区还要大力发展高技术产业和绿色农业,实现"增产增效不增污"。

  从1996年到2003年,淮河流域的GDP增长了134%,但国家花巨款亿元治污,结果却是淮河主要污染指标已达到或超过历史最高水平,淮河水质回到原点。生活在淮河岸边的许多群众吃水成了问题,相当数量的居民饮用着"不敢拿去检测的地下水",不少城镇饮用水要"加糖或加盐才能下咽"。癌症、各类疑难杂症在一些河流沿岸的城镇、村庄逐年增多。一些专家提出这样的疑问:发展经济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而严重的环境污染使人的饮用水都成了问题,健康受到威胁,这样的经济发展,意义又在哪里呢?

  河流生命是否健康,是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一些地方的发展质量,校正发展模式的偏误,还可以辨别各地落实科学发展观的真伪。但愿"以河为镜"的时代早日到来。

信息来源:新华网 
 
相关信息
·河北省沧州炼油厂实现企业污水的零排放(2004-10-25 15:28:58)
·湖南衡阳市城西污水处理厂设备采购招标(2004-10-25 15:13:05)
·污水和污物大量排入 草海水质严重恶化(2004-10-25 14:26:25)
·山东巨资建污水处理设施 仅1/3正常运行(2004-10-25 13:46:19)
·水厂超负荷运转 昌北双港地区遭“水荒”(2004-09-20 18:03:25)
·城市水荒扩大化 利用现代科技解决水荒(2004-09-10 09:10:36)
·“水荒”催促中国早日进入“节水时代”(2004-08-27 13:49:28)
发表评论
标  题
署  名
联系方式
内  容
确  定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