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分类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 国内新闻 > 正文
沈阳市法库县降氟改水工程存在难解之谜
hc360慧聪网水工业行业频道 2004-10-11 10:35:59

    沈阳市法库县是沈阳氟中毒重病区之一,政府对法库县降氟改水工程拨款达1531.11万元人民币。但10月8日时代商报记者前往法库县调查却发现,一方面是政府投巨资进行降氟改水,一方面是村民不敢饮用降氟水,而且法库县有关部门在降氟改水工程中存在着很多难解之谜。

  据了解,法库县降氟改水工程地区几乎所有村民家都有两个水龙头,一个是法库县水利局在这次降氟改水工程中给安装的,另一个水龙头接着从地下引上来的含氟地下水。但是村民们至今还在使用含氟地下水,因为经过降氟改水处理的新安装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是“黄水”。村民周富贵曾试着用“黄水”浇花,但没几天花就死了。对于这种情况,法库县水利局局长助理周洪友解释说:“造成‘黄水’的原因可能是水源的问题,与换不换新管线无关。”

  而通过沈阳市政府招标、负责东秀水村降氟改水工程的沈阳高端科技有限公司的白经理却告诉记者,在施工中,相关领导曾提议用以前的旧管网,但因部分地区的旧管线已荒废多年。因此,白经理他们不同意。没想到在以后施工时,却遭到不明人员的殴打,被迫退出工地。

  对此,沈阳市相关部门已经展开调查。

  沈阳市法库县是沈阳氟中毒重病区之一,政府对法库县降氟改水工程拨款达1531.11万元人民币。但10月8日记者前往法库县调查却发现,一方面是政府投巨资进行降氟改水,一方面是村民不敢饮用降氟水,而且法库县有关部门在降氟改水工程中存在着很多难解之谜。

  谜团之一: 利民的降氟水咋变黄了?

  居住在法库县降氟改水工程地区的人家基本都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几乎每个村民家都有两个水龙头,一个是法库县水利局在这次降氟改水工程中给安装的,另一个水龙头接着从地下引上来的含氟地下水。但是村民们至今还在使用含氟地下水,因为经过降氟改水处理的新安装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是“黄水”。

  周富贵(化名)是法库县秀水河子镇宋山堡农民,在他家新盖的水泥房里有着两个水源,一个水源是3个月前,法库县水利局在这次降氟改水工程中为他家新安装的自来水龙头。另一个水源,是周富贵花500元钱在自家住房下面打的一口15米深的水井。

  而周富贵一直使用着没有经过降氟处理的老水井,周富贵说:“新装的自来水看着好看,但是一个摆设,每天它在早晨6点至8点,晚上5点至7点供水,平时都停水,而最要命的是新水龙头里流出的都是‘黄水’,我们都怀疑‘黄水’的水质有问题,我曾用新水龙头里流出的‘黄水’浇花,没几天花就死了。”

  周富贵还告诉记者,降氟水刚流出来是清澈的,可是只要沉淀一下,就会发现有大量的黄色沉淀物。

  为了验证“黄水”一事的真伪,记者拿了两个矿泉水的空瓶子,对周富贵家的两个水源进行取样,记者打开新安装的自来水龙头时,清澈的水缓缓而出,但只过了几秒钟,就开始慢慢变黄,并且有大量沉淀物,像“橙汁”一样。而周家老井打出来的水虽不清澈,但却没有黄色的杂质。

  “我家里喝的都是老水井里的水,虽然是没有经过降氟处理的,但还是比那个自来水干净得多。”周富贵指着两个瓶子中的水说,“不只是我一家,全村所有人家都这样。我们估计是地下管线的问题,因为这个管线已经使用了20多年了,这次改水也没有换新的管线!”

  谜团之二:“黄水”从哪流出来的?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周富贵只是宋山堡1000多村民的一个代表。在记者随后走访的村民中,关于“新水龙头流黄水”一事的说法与周富贵一样。最后记者来到法库县水利局,局长助理周洪友见到这两瓶样本水时,并不相信“橙汁”是出于降氟改水后的自来水井。

  他解释说:“造成‘黄水’的原因可能是水源的问题,与换不换新管线无关,在这次降氟改水工程中宋山堡是改造地区,看来那里还需要再打一个新井。”

  “既然需要打新井,那为什么法库县水利局向市政府上报中则是改造呢?”对此周洪友的解释是:“这个情况我不了解,我没去过宋山堡,向市政府上报的材料是下面的人弄的,我不知道。但不换新管线是群众的意见。”

  “没去过宋山堡,咋知道‘不换新管线是群众的意见’,有群众的书面证据吗?”对于记者的疑问,周洪友称:“没有。”

  接着,记者随机对宋山堡22名村民进行了调查,调查表明,22名村民都希望更换新的管线。而且记者从沈阳市防氟改水工程建设办公室了解到,所有的防氟改水工程都要更换新管线,必须使用高压聚丙烯塑料管材,而宋山堡下面掩埋的管线则是上世纪80年代铺设的U-PVC管。一位管线的销售商告诉记者:“U-PVC管的使用年限是15年。”

  谜团之三:正规施工队何以退出工地?

  为什么在更换旧管线上会出现异议呢?于是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法库县秀水河子镇东秀水村是此次降氟改水工程一个重点工地,记者在施工现场看见,一些工人正在铺设地下管线,但通过沈阳市政府招标、负责东秀水村降氟改水工程的沈阳高端科技有限公司的白经理却告诉记者:“那些人不是我们公司的人,他们现在铺设管线使用的是口径160毫米、壁厚4毫米的普通聚丙烯类管线,而按照要求应该使用口径200毫米、壁厚16毫米高压聚丙烯管线。”

  对于东秀水村自己铺设材料,白经理说:“我公司于4月底进驻秀水河子施工现场,施工人员严格按照政府的要求,按照标书标准施工。然而,在6月27日进行秀水河子过河管网施工时,秀水河子镇主抓改水工作的相关领导跟我提议,秀水河子村、王树行子村的改水工程中是否可以利用以前的旧管网,我方拒绝村干部要求,但当我方公司继续施工时,却遭到不明人员的殴打,我们只能暂时退出工地。”

  面对自己的工地被人“占领”,白经理说:“如果这个工程继续下去,最后吃亏的是村民。”

  谜团之四:真的是群众自己决定的吗?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法库县秀水河子镇水利站钟站长,钟站长说:“村里自行施工是因为沈阳高端科技有限公司的工程速度不行,而不更换新管线是村民自行决定的,这就好比自己盖房子,自己决定使用旧材料,与盖房子的工人无关。”

  记者问:“这次更换旧管线的资金是市政府专门拨发的,使用材料也有专门的规定,这些您都清楚吗?”

  钟站长说:“我不清楚。”

  记者问:“您怎么知道是村民同意使用旧管线?”

  钟站长说:“听村干部说的。”

  记者问:“节余下来的工程款将怎样处理?”

  钟站长说:“我不知道,这个决定不是我这个官能知道的。”

  记者多次想与秀水河子镇相关领导就此问题进行采访,但是秀水河子镇相关领导无一人接受记者的采访。

  在记者离开法库时,手里一直拿着两瓶水样,当记者看见瓶中的“橙汁”时,有一个巨大的疑问:“为了让老百姓用上降氟水,国家投入大量资金,为什么老百姓会把降氟水当成毒水呢?”目前,沈阳市相关部门已经就此事展开调查,相信降氟水最终会清澈地流出水龙头。主任记者 杨博 实习生 刘剑

 

信息来源:时代商报 
 
相关信息
·沈阳浑南:供水厂和污水厂一期工程动工(2004-10-10 14:24:52)
·沈阳水处理厂满负荷运行 水处理率70%(2004-10-10 10:36:38)
·可口可乐青睐桶装水 收编沈阳23家水站(2004-08-12 10:05:45)
·沈阳浑南首座污水处理厂将于月底开工(2004-08-11 09:41:34)
·沈阳再造新水源 70多单位实现中水回用(2004-07-29 09:20:59)
发表评论
标  题
署  名
联系方式
内  容
确  定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