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经 | 交易市场 | 搜索 | 专题 | 人才 | 论坛 | 商务 | 管理 | 书店 | 地图 | 邮箱 | 短信
资讯中心 | 国际 | 评论 | 访谈 | 产品专区 | 商机 | 技术 | 文化 | 周刊 | 研究 | 展会 | English
您目前的位置: 慧聪网首页 > 水工业行业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深圳近30家印染企业面临生死大限的考验
http://www.hc360.com   2004年8月24日14时59分   慧聪网水工业行业    

    2004年7月底,深圳市南山区正式通过规划论证,将深圳印染企业最为集中的南油工业区改造成商业贸易区。由于污染大户与商贸区的规划水火不相容,从1985年开始为支持特区经济发展陆续迁进这个工业区的10多家印染企业,现在像是拿到了一纸“死刑宣判书”。

  与南油工业区的企业命运相同,东部葵涌沿海工业区最近也宣布将变身为生态旅游区。当初考虑到临海印染废水处理便捷有效,而特地引进的一批印染企业,现在也被戴上了环保“紧箍咒”。

  传统产业的迷失

  深圳印染业在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曾是深圳经济的主导力量之一,同时也是纺织业中投资规模最大、产值和利润最高的支柱产业。

  深圳纺织行业协会会长董炳根十分自豪地说起当年的印染企业,“早期的印染业非常火,深圳离香港近,直接就从香港接单、加工。当时印布就像印钞票一样,像深中冠这样的企业,一年的利润都在5000万元左右,很了不得。”

  由于毗邻香港,深圳印染业很早打开了出口市场,而且依靠快速的反应机制,小批量、多品种、走高端路线,与国内同行相比特点突出。再加上深圳的印染企业多数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以后引进的中外合资企业,在管理、技术、人才上,也有明显优势。

  但是随着城市发展,各项生产成本逐步攀高,深圳纺织印染业开始面临生存危机。

  位于葵涌白石岗的深圳中冠纺织印染股份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苏廷芳介绍,在污水处理上,中冠前后共投入3000多万元,进行了6次环境技术和设施改造,已经拥有一套在业内水平较高的污水处理设施。

  然而,由于环保要求的逐步提高,厂里用于污水处理的成本也越来越高。令苏非常苦恼的是,现在行业利润薄得可怜,平均每码布也就挣几分钱,连用于污水处理的成本都不够。

  “本来行业就不太景气,企业在环保上不可能无限制地投入,现在已经达到可承受的极限了。”苏无奈地说。

  “从‘十五’规划(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深圳就多次提出要把传统产业抛弃掉。”位于南油工业区的深圳新龙亚麻纺织漂染有限公司总经理周连亚回忆道。他曾经作为“十五”规划中纺织行业的专家组成员,参与产业发展的讨论。

  深圳市领导多次公开表示,“在深圳经济再发展的阶段,要逐步淘汰掉那些高污染、低效益的传统产业,发展高新技术、金融、物流等产业,完成适度置换和产业结构调整。”

  2004年4月,深圳市环境保护局又出台128号文件,明确提出:对低科技含量的印染企业,在其土地使用年限到期后,一律不再续约。

  “政府不续签,又不给优惠政策,这不就等于让企业提前死亡吗?”对此,一位业内资深人士焦虑万分。

  难以承受之痛

  “随着特区迅猛发展和整体产业结构调整与升级,世界花园城市发展的需要,印染企业搬迁是大势所趋。”深圳纺织行业协会会长董炳根认为。

  但是对于印染企业来说,搬迁,是难以承受之痛。

  “只要一搬迁,整个厂房、设备基本就报废了”,海润实业有限公司管理部主任黄金喜说,“一台设备下面埋着七条管道,一搬迁,这些管道和设备就成了破烂铁。”

  他估计,一个企业的搬迁损失,按固定资产来算至少在5000万元以上,无形资产损失在5000万元以上。如果按照海润现在的盈利状况,去年一年的利润是1000万元,搬迁的损失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才能挣回来。

  更为严重的是,新厂的建设周期在两年以上,不要说停工两年,就是停几个月,企业几十年辛辛苦苦培养的市场就没有了,原有的客户很容易就流失殆尽。

  实际上,在城市发展对于行业选择的重压之下,深圳有关部门早在几年以前就开始谋划异地发展。

  深圳市规划设计院的李晨工程师介绍,集中了10多家印染企业的南油工业区,由规划设计院设计了整体搬迁方案,区政府曾经与龙岗等地商量,但是市里已经没有地方愿意接纳这些污染大户。

  印染企业整体搬迁的计划迟迟执行不了。环保标准的提高又使得这些污染大户在这个“花园城市”里如坐针毡。

  一个现实的问题在于,搬迁的损失由谁来承担。

  针对南油工业区的印染企业生存问题,董炳根提出具体解决方式,“政府是否可以在现有企业土地性质转变功能上予以优惠政策,以此来弥补印染企业的部分搬迁损失,动员这些企业将生产基地限期搬迁,但总部仍保留在深圳,营销、研发、物流仍在深圳,对纺织服装产业链的影响可以减少。

  业内有关人士还算了一笔账,如果拿每年治理污染的费用与堵住污染源头的成本相对比,政府补偿搬迁费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政府不需要花钱,只给一点政策,就可以切断污染源,免去大量治理污染的费用。”

  香港样本

  7月29日,董炳根一行与香港纺织业界巨头齐聚香港马会,探讨行业发展大计。在考察了香港纺织业之后,董受到很大启发,“香港印染业的昨天就是深圳印染业的今天。”

  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由于城市环保要求的提高,劳动力生产成本迅速上升,香港印染业也曾经历转型阵痛。现在,香港已经把印染生产基地转移到内地,留下的是设计、产品开发、贸易接单、打样,产业经过调整升级以后依然富有生命力。

  “香港的服装纺织产业转型可以说比较成功,工厂都搬走了,现在出口保持在每年170亿美元左右,是香港最大的出口行业之一。”香港漂染印整理业总会总干事容可尊说。

  在香港纺织业打拼了30年的香港鼎丰染厂有限公司董事长关干华回忆,大约在1989年左右,城市中心地段地价飙升,香港纺织业的环保成本也急剧提高,老工业企业纷纷表达搬迁意愿。

  对于工业用地转商业用地补交地价款这一项,政府根据不同企业的不同情况进行个别谈判。像华南、颐和这些老纺织厂,都是在拿到工人安置费和补交地价款的优惠额度之后才搬迁的。

  “在香港传统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市场力量与政府力量在互动中共同促进了产业升级,为行业的健康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中冠纺织印染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志平评价说。

  对于深圳印染业长期的发展方向,关提出了“一小时经济”的概念:深圳与香港距离只有一小时的车程,两地的印染企业在发展上都应该脱离小圈子,把自己放到整个泛珠江三角洲经济圈中去理解和定位,深圳完全可以借用香港的人才、技术、管理优势。

  香港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设计中心,关认为,深圳可以倚靠香港这个设计中心的优势,将自己变成一个亚洲纺织业的副中心,加强研发能力,把香港的设计理念实现和表达出来。而深圳周边的城市则可以成为深圳和香港的生产加工基地。这样就能够形成一个错层定位的经济发展圈,每一个区域都具有自身的优势资源。

  “纺织印染业并不是夕阳产业,完全在于自己的定位。”关干华二十年前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这位老人对纺织行业充满感情,“我相信它是一颗不落的太阳。”
 

 
信息来源:中国经营报  

 
特别推荐: 
·2005年度中国水工业行业资讯大全 ·爱水新篇:爱水就是爱自己
更多精彩:
·水工业资讯中心-360度关注中国水工业  ·水工业技术频道 崇尚共享 精彩互联
热门关键词:深圳 印染 
  热点推荐                             专题 访谈 论坛
·4%村民死于癌症 一个农妇的癌症村日志
·网友评论:治癌村有多少“恶肿”要切除
·翟浩辉:建节约型社会解决中国缺水问题
·生活饮用水水质应尽快制定新的国家标准
·全国水价普遍上涨背后的不合理成本分担
·山西:75家焦化企业因污染要求限期治理
·水源之困 北京为安全饮用水付出高昂代价
·环境指数世界末位 环保中国 下不完的棋
·水价上调冲击波 水工业面临发展新机遇
·高雅麟专栏水费滞纳金问题剖析及确定

业界精英
文一波:环保业发展需理性竞争
周岳建:水表业将创造传奇?

·马锦亚:QS认证将成桶装水行业分水岭
·推荐:李复兴 普拉克环保 超纯钱志刚

焦点人物
水利部副部长索丽生访谈实录
将水务概念引进中国的第一人

·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士研究生导师:李圭白
·我国给水排水专业创始人之一顾康乐
  相关文章 更多 
·广东:五大问题困扰饮用水行业的老总  ( 8月24日 14时41分 )
·昆明举报自来水漏水最高可获300元奖励  ( 8月24日 14时27分 )
·江西星级饭店水价难降 文件成一纸空文  ( 8月24日 13时58分 )
·美湖除污 镜泊湖被定为国家生态试点区  ( 8月24日 13时40分 )
·汕头市中心城区饮用水源水质保持良好  ( 8月24日 11时27分 )
·深圳南山投资600万元整治宝安“水缸”  ( 8月24日 9时38分 )
  我来评两句〖查看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删除其管辖留言内容
·您在本网的留言,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昵称:匿名
 最新商机    【订阅】
 热门产品    【订阅】
 频道精选   【资讯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