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信息分类 > 行业资讯 > 业界动态 > 国内新闻 > 正文
长江水环境污染污染重 治污遇资金瓶颈

  周志凯在长江边走过了87个春秋,在他儿时的记忆里,长江水是清澈的,“捧一捧长江水在手里,还能请人看手相”。

  他说,他小时候每到夏天便会在江边游泳,回到家里,用水冲一冲就感觉很清爽了。“你看看现在这水,要是游了泳,回家用香皂洗了好几次,还感觉有点儿油腻腻的。”

  今年,他和老伴儿一起借船出游,沿途看见林立的大楼和高耸的烟囱,给了他长江为何不复记忆中的清亮的答案。“如果你渴了,难道应该伤害自己的母亲,用她的眼泪解渴吗?”

  今年10月中下旬,记者随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和中国发展研究院联合组成的考察组,开展“保护长江万里行”活动,历时近半个月,先后到四川、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和上海等8个沿江省市的数十家单位实地踏看,发现污染问题正严重困扰长江,保护长江的速度跟不上污染的速度。

  如果运输长江漂浮物 车队可绵延百里

  长江从夔门开始进入三峡后,一路顺水下行,在两岸苍翠欲滴的山林映衬下,浑黄污浊的长江水显得格外刺目。考察组在沿途不时发现大片的带状漂浮物随着江水前行,而江面漂浮的油类液体比比皆是。

  据统计,长江干流每年的漂浮物来量一般在10万~20万立方米。即使每辆车装10平方米垃圾,也要1万~2万辆车,按每辆车长5米计算,这一车队将延绵50~100公里。每到汛期,大量农作物秸秆与山地植被,工业、生活垃圾,还有航运事故污染物等集结成的漂浮物就漂向大坝,有的年份漂浮物堆积高达2~4米。

  三峡总公司枢纽管理部水库管理处处长胡兴娥女士说,在三峡大坝蓄水前,长江的漂浮物集中在葛洲坝前。据测算,葛洲坝前漂浮物年总量约为4万立方米,最高达8万立方米/年。

  三峡大坝建成并开始蓄水后,漂浮物的问题更加突出。处理这些漂浮物主要以坝前清漂为主、干流清漂为辅,大坝前设有拦污栅,确保漂浮物不会损害发电机组。

  去年,三峡大坝刚蓄水时,漂浮物几乎覆盖了整个江面。需出动15条清漂船同时作业,每船40人左右,3班倒,另外还有200多人的清污队乘渔船清污,运送的卡车排成了长龙。目前,三峡总公司正斥资2000多万元建造容量为300立方米的清漂船,其容量将居世界前列,预计明年8月前投入使用。

  在重庆市,嘉陵江和长江汇合处,总体呈绿色的嘉陵江水和总体呈黄色的长江水在江面上形成了明显的分界线。同样的情形发生在汇合于武汉的汉江和长江……

  长江所遭受的污染并不亚于黄河

  目前,长江干流水质较好,支流水污染问题突出。云南省螳螂川、贵州省清水河、安徽省滁河、四川省沱江釜溪河等支流污染严重。今年3、5月间,沱江两次发生环境污染事故,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两亿多元,使沿岸100万人饮水中断达1个月。“从整条江所承受的污染总量来看,长江所遭受的污染并不亚于黄河,在有的方面还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华东师范大学河口海岸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陆健健评价说。

  据介绍,长江流域环境问题主要有两类:一是人类生产、生活排放污染物产生的环境污染问题;二是生态环境破坏引发的水土流失和生物多样性问题。

  工矿企业废水和城镇生活污水是长江流域的主要污染来源之一。权威统计称,去年该流域废水排放量总计为163.9亿吨,其中,工业废水72.5亿吨,生活污水91.4亿吨。

  21万多艘船舶在长江这条“黄金水道”上常年运营,机动船舶虽然配备了油水分离设备及污油水舱柜,但使用情况不尽如人意。这些船舶每年向长江排放含油废水和生活污水达3.6亿吨,排放生活垃圾7.5万吨。另外,因发生海损事故而造成的油品、化学品污染事件屡见不鲜。“母亲河不应该是我们排污的大水槽!”陆健健注意到,长江污水处理还存在一些问题,大量污水并未进入收集污水的管道,而是直接排入了长江;那些修建好了的污水处理厂是否都在正常运行,仍尚存疑问。

  长江流域是我国淡水湖泊最为集中的地区,面积大于0.5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有4000多个,其中半数以上已处于不同程度的富营养化状态,各城市附近的湖泊、水库富营养化情况尤其突出,如杭州西湖、南京玄武湖及武汉东湖等均达到了富营养化程度。2003年6月,三峡工程二期蓄水以后,三峡库区的香溪河、大宁河等6条次级河流出现了“水华现象”。

  来自农业方面的污染成为主要污染源之一

  长江流域的生态问题较多,一是由于长期采伐,流域森林覆盖率不足25%,水土流失面积超过66万平方公里,占流域总面积的1/3;二是泥沙淤积和水面萎缩消亡过程,降低了对洪水的调蓄能力;三是水生生物多样性受到影响,近年来许多动植物数量锐减,一些珍稀品种濒临灭绝;四是不合理的水产养殖引发了一系列负面生态效应,如洪湖掠夺性开发导致水生植物的生物量锐减,鱼类及水禽资源衰退。

  以往多为人们所忽视的农业方面的污染如今已成长江的主要污染来源之一。在陆健健看来,长江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到了非重视不可的地步了。“种地全靠多施化肥,据说有的地方化肥使用效率不到30%,100斤化肥,有70斤最终流到河里去了!这样的河流怎会不污染?……最可怕的不是有问题,而是有了问题却说没问题。”

  所谓农业面源污染,主要包括:化肥农药污染、畜禽养殖业污染、农业固体废弃物、农村生活污水和山林地区径流污染等。据估算,长江流域农业面源的污染物总量与工业、生活点源排放的污染物总量相当。

  全国政协委员、原国家土地管理局局长邹玉川认为,农村面源污染严重,是由于对耕地的不合理使用造成的。如何治理面源污染?在相关人士看来,最基础的工作是推广科学施肥技术,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对集约化畜禽养殖场的废弃物进行综合利用,开展农田林网建设,防治水土流失。

  长江环保遭遇资金瓶颈

  保护长江水环境,时下最缺的是什么?钱。

  重庆市市政委员会负责人说,目前重庆市已有22座城市污水处理厂建成并投入运行,日处理能力达到57.7万立方米。但是,投资建设的大批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场,后期的运行维护管理可能成为贫困区县城镇居民长期的经济负担。

  在重庆,水务集团承担着污水处理厂的投资和运行任务,但同样面临运行资金缺口的难题。据了解,该集团已接收的13个区(市、县)18个污水处理厂,年需运行费用1.8亿元。而年征收额却不足2000万元,年资金缺口达1.6亿元。到2004年底,区县第一批剩余9座污水处理厂将陆续投入运行,费用缺口将会进一步加大。

  曾为媒体深切关注的重庆万州清漂队的遭遇是长江环保工作的一个典型案例。从去年三峡水库蓄水以来,清漂队队长刘古军就带领10艘民用船只、64名船工活跃在长江干流以及万州段的27条支流上,打捞起来1.5万吨漂浮物,最多一天捞起了60多吨,队伍每个月要耗费20多万元,刘个人已垫入10多万元的打捞资金。但如果没有新的资金投入,清漂队捉襟见肘,清漂事业将难以为继。

  而如果因为资金问题而停止清漂,后果不堪设想,历史上也曾有这方面的惨痛教训:1998年特大洪水携带的大量垃圾,曾在葛洲坝前堆积成一道高度达2~4米的“垃圾山”,迫使该电厂不得不长时间停机,损失电量5651万千瓦时。“保护长江万里行”考察团在考察调研过程中也发现,不少环保企业同样深陷资金困境,在芜湖,一家环保企业,在密闭体内加入煤焚烧垃圾,利用所产生的热能发电的做法,得到考察团的积极评价,但该厂却自称亏损1500万元,该厂得到的垃圾处理费仅8元/吨,他们所供出的电上网电价仅为0.31元/度。

信息来源:新华网 
 
相关信息
·云南3年投入3千万元整治泸沽湖周边环境(2004-11-08 15:11:21)
·专家提出城市水环境污染治理三大新对策(2004-11-06 13:08:30)
·整治水环境 宝安年底开工三项湿地工程(2004-10-28 14:05:05)
·保护三峡水环境的最根本办法是发展经济(2004-10-15 15:13:31)
·江苏泰州污水厂试运行 水环境大为改善(2004-10-13 13:28:59)
·全球气候监控系统的运行将使水环境受益(2004-10-13 09:55:35)
发表评论
标  题
署  名
联系方式
内  容
确  定
请您注意: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本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在本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