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亏损19.80亿 原董事长“内幕交易” 中金环境怎么了?

http://www.water.hc360.com2021年03月30日08:58 来源:环保圈作者:潇予T|T

    慧聪水工业网 南方中金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金环境”)最近有点麻烦缠身。

    1月底,公司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高达16.80亿元-19.80亿元,由盈转亏。

    2月初,公司原董事长沈金浩又被浙江证监局处罚,认定其为“内幕交易”,处罚60万元。

    为了摆脱眼前的困境,公司实控人——无锡市市政公用产业集团(下称“无锡市政”)正在一方面通过诉讼追偿,弥补公司商誉减值带来的亏损;另一方面履行承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最新消息显示,中金环境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控股股东无锡市政旗下的工废公司100%股权、固废公司100%股权。

    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一切还尚待观察。

    01

    净利润从5.9亿到-19.80亿

    三年之间,中金环境的净利润就从5.9亿元暴跌到-19.80亿元,跌幅高达435.60%。

    1月29日晚间,中金环境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高达16.80亿元-19.80亿元,由盈转亏。

中金环境1

    据了解,中金环境的前身是杭州南方特种泵业有限公司。从特种泵业到生态环境综合治理服务商,中金环境的发展历程经历了几次重大的转折。

    第一次,是2011年2月,公司更名为“南方泵业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12年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0亿元。

    第二次,是2016年3月31日,公司再次更名为“南方中金环境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中金环境”,正式掀开环保产业的新篇章。

    第三次,是2018年底,无锡市政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中金环境也由此变身成为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公司总部迁至江苏无锡。

    按理说,国资入主会给民企带来新的活力,成为强大后盾,推动公司迈向新台阶。但中金环境的情况却截然不同,掀开环保产业新篇章短短两三年后,2018年中金环境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国资也没能注入强心剂。

    2017年,公司净利润5.9亿

    2018年,净利润4.3亿元,比上年下滑27.17%。

    2019业绩继续下滑,净利润仅为2292万,比上年大幅下滑94.67%。

    到了2020年,根据今年1月29日晚间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中金环境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已经高达16.80亿元~19.80亿元,由盈转亏。

    实际上,中金环境2020年营收预期与2019年相当,业绩表现出现断崖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巨额资产减值问题。

    公司预报显示,报告期内,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市场环境影响,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金泰莱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金泰莱”)、北京中咨华宇环保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咨华宇”)等公司的经营受到较大程度的影响,金泰莱预计无法完成业绩承诺,中咨华宇等公司业绩下滑严重,预计2020年计提商誉减值金额共计17.50亿元至19亿元之间。

    同时,拟对肥东县市政污泥处理及蓝藻处理项目、大丰市大丰港工业区供水项目相关资产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3亿元至4亿元之间。

    综合来看,公司2020年度预计计提的商誉等减值金额合计在20.5亿元-23亿元之间。

    02

    “买买买”提升业绩是否合理?

    纵观中金环境的风光与失落,成也收购,败也收购。

    2015年12月、2016年3月,中金环境两次累计耗资11.44亿元收购中咨华宇,其中溢价9.72亿元计入商誉。业绩承诺期为2016年至2018年,在业绩承诺期内,中咨华宇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

    然而,业绩承诺期刚刚结束,中咨华宇的业绩便开始变脸,从2018年的赚1.90亿元(含非经常性损益)变成了2019年的亏5722.18万元。

    有报道认为,中咨华宇能够完成业绩承诺,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买买买”。2016年-2017年,中咨华宇分别斥资1.8亿元、1200万、1.64亿元,收购了洛阳水利勘测设计有限责任公司、河北磊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惠州市华禹水利水电工程勘测设计有限公司3家公司。

    2017年,3家公司共贡献净利润4692.7万元,帮助中咨华宇超额完成业绩承诺3185.61万元。2018年,除河北磊源,另外两家子公司合计贡献净利润5848.15万元,已经超过了中咨华宇的4336.92万元业绩承诺。

    然而,“买买买”之后,中咨华宇的业绩慢慢就撑不住了。2019年,中咨华宇出现了5700多万元亏损,这一年中金环境对中咨华宇计提商誉减值3.48亿元。

    中咨华宇的“买买买”轨迹似乎也是中金环境的缩影。高溢价、大手笔收购曾带给中金环境短暂的红利,使公司迅速扩张。

    中金环境在2015年12月-2017年5月之间,曾一口气收购了包括中咨华宇在内的9家公司,这9家公司整体交易对价高达17.09亿元,形成商誉14.67亿元。

    在此背景下,收购期间的2016年和2017年,中金环境业绩曾有明显拉升,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了43.2%和36.72%,净利润也分别同比增长了83.3%和16.1%,

    然后,几年之后,随着隐藏的问题逐渐暴露,这些收购对中金环境的影响就越来越多,其中金泰莱最为典型。

    2017年12月中金环境以18.5亿元的对价收购金泰莱时,金泰莱股东权益账面价值仅为2.03亿元,收购评估增值率814.76%。当时,金泰莱曾给出业绩承诺: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实现的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为准),分别不得低于13500万元、17000万元、20000万元和23500万元,累积不低于7.4亿元,不足部分将以现金进行补偿。

    但2020年度,金泰莱实现的未审计净利润却仅有7934万元,仅完成业绩承诺的三分之一左右。

    这一成绩,也对中金环境的业绩造成了显著影响。

    无论是子公司还是中金环境,通过“买买买”提升业绩的发展策略是否合理,都值得商榷。

    有评论称,前期不顾风险,高溢价“败家”式花钱疯狂“买买买”,业绩承诺期未过,并购标的便业绩“变脸”。于是乘着业绩亏损的东风,在2020年度一次性将此前收购形成的商誉大幅计提,将后续可能存在的商誉减值的风险一次性处理干净,让人怀疑公司有业绩“洗大澡”之嫌。

    03

    原董事长内幕交易被处罚60万

    除了业绩大变脸,公司原董事长的负面新闻也让中金环境“乱上加乱”。

    2月初,浙江证监局公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中金环境原董事长、实控人沈金浩2018年在股权转让的过程中暗自交易自家股票,金额达到900多万。本以为有重大消息股价能涨,结果不慎踏空,最终亏损近19万割肉离场。监管认定其为内幕交易,处罚60万。

    2015年12月-2017年5月的“买买买”时期,中金环境的决策人正是沈金浩。他一手创立了公司,又带领着公司上市、扩张,并一路发展起来。

    不知是上市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还是受到那几年环保行业与资本市场强烈碰撞的影响,沈金浩也加入资本运作大潮。

    此前的他,似乎是更踏实做事的。

    最早一起创业的伙伴沈凤祥对他的印象是:这么多年,任何事情都不会先考虑自己。事业心强,可以为工作的事情,放弃任何的喜好,任何的事情;要是去做,一定是要做到而且要做最好。

    上世纪90年代初,时任余杭区仁和镇的东塘电镀五金厂财务科长的沈金浩,从浙江省科委“七五”计划的一个科技攻关项目中,看到中国水泵业转变的商机。于是,对水泵一窍不通的他在科技攻关时变成了一个“能和水泵睡在一起的人”。

    当时,沈金浩一手创办了杭州南方特种泵厂,技术攻关、拓展市场两手抓。他曾说,新产品技术的研发才是南方泵业生命力源泉。在这样的劲头下,不到20年,南方泵业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发展成享誉全球的水泵和供水设备制造商,从年销售缺乏百万到2010年的6个多亿,成为国内泵行业的民族品牌和不锈钢离心泵行业的领军企业。

    上市对沈金浩的影响是巨大的。他曾表示,南方泵业一直坚持自己的专一化道路,这个行业内充分发挥出企业的主观能动性,将行业做“深”做“强”。上市后南方泵业,下一步是做“大”。

    要想做“大”,最简单粗暴的手段就是“买买买”,在资本市场几经沉浮之后,难免会迷失初心。这就发生了文章开头令人大跌眼镜的事件,浙江证监局的行政处罚。

    2018年,沈金浩为了给企业和自己解困,到处找股权转让方。11月7日,沈金浩与无锡市政签署《股权转让意向协议》。11月8日,中金环境发布重大事项公告。11月9日,公司股票停牌。

    在这个过程中,沈金浩控制了“杭州虞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杭州虞泽”)的账户,在2018年8月2日至2018年10月12日累计买入“中金环境”股票243.42万股,买入金额906.05万元。

    他以为国资入主这一重大消息公布后股价能涨,肯定会赚钱,没想当时股市大环境不佳,市场不给面子,最终他亏损近19万,割肉离场。监管认定其为内幕交易,处罚60万。

    偷鸡不成蚀把米,彼时一篇文章的大白话标题《太奇葩!中金环境董事长炒自家股票,还内幕交易,竟然也亏了》,已然高度概括了沈金浩当时的窘境。

    最新消息显示,3月17日,中金环境已于近日收到了沈金浩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沈金浩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及第四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

    04

    国资出手能否力挽狂澜?

    中金环境能否逆转当前的颓势?关键还在新的实际控制人——无锡市政。

    2018年底,无锡市市政入主中金环境。在民营企业逆向混改大潮中,与国资牵手的不少民企都迎来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至少是一段时间内有利好。

    比如,四川发展全资子公司川发环境控股清新环境后,在经营管理、业务发展上均给公司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提升,成为了公司强大的资本后盾。

    2020年,清新环境在资本市场动作频频,成功发行绿色公司债券,启动非公开发行股票,收购天壕环境余热发电资产组,以及与多家金融机构建立合作……这背后都离不开控股股东川发环境的鼎力支持。

    此外,碧水源引入中交建旗下中国城乡后,协同效应也逐渐显现。作为中国城乡水务板块骨干力量,碧水源相继拿下了湖北武汉长江新城、山西大同东郊污水厂、山西大同西郊污水厂、山东新泰城南污水厂和广东中山水体综合整治工程等多个项目。

    中金环境与无锡市政拥抱后,本应开启新的发展阶段,但结果是公司业绩一路下跌,无锡市政也由此开启了拯救中金环境的漫长道路。

    一方面,无锡市政通过诉讼追偿,弥补公司商誉减值带来的亏损。

    中金环境曾与金泰莱原股东戴云虎、宋志栋、陆晓英签署《利润补偿协议》,达成业绩承诺,不足部分将以现金进行补偿。由于其未完成业绩承诺,中金环境向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资产冻结申请。

    今年1月13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分别冻结戴云虎、宋志栋持有的公司约3110.9万股、322万股股票。随后,公司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分别申请裁决戴云虎、陆晓英、宋志栋给付现金补偿。

    另一方面,履行承诺,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无锡市政在收购中金环境时曾承诺,60个月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即2023年12月23日前,若无锡市政旗下存在同业竞争的企业能产生较好的收益且中金环境有意收购时,将持有的相关企业的股权参考市场评估价格转让给上市公司;否则,承诺将对外出售给第三方,消除与中金环境之间存在的同业竞争。

    今年3月24日,中金环境披露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预案,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控股股东无锡市政旗下的无锡市工业废物安全处置有限公司、无锡市固废环保处置有限公司100%股权。

    此次资产注入,应该就是无锡市此前承诺的履行兑现,有利于解决中金环境与控股股东同业竞争问题。

    有分析称,此次拟收购的两家标的公司属于区域性稀缺资源,且地处经济发达的苏南地区,区位优势明显,盈利能力较强,也是中金环境控股股东无锡市政旗下优质资产。若本次收购顺利完成,将有利于增强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协同中金环境现有18万吨/年危废处置,也有利于解决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同业竞争问题。

责任编辑:童志威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点专题

建筑央企合围环保市场
央企基建队伍已逐渐成为环保工程的投资主体,在诸多环保项目中都能看到他们身影……[详细]
2021超2万亿 2025超3万亿
环保产业营收规模2021年有望超2万亿,2025年将突破3万亿……[详细]
2021生态修复行业分析
2015至2019年,我国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固定资产投资额规模逐渐上升,年均复合增长……[详细]

热门公众号

  • 慧聪水工业网
  • 慧聪水工业商城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关注我们:

官方网站:http://www.water.hc360.com/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aterhc360?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