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中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责任的亮点

http://www.water.hc360.com2021年01月11日10:27 来源:广东社会科学作者:王利明T|T

侵权人在期限内未修复的,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进行修复,所需费用由侵权人负担。”依据这一规定,在破坏生态的情况下,能够修复的,应当进行修复。所谓能够修复,是指以现有的科学技术水平等能够将生态环境恢复到损害发生前的相应状态,恢复生态功能。过去我们对环境损害仅注重货币赔偿,但货币赔偿的标准难以确定,出于各种考虑,法院判决支持的赔偿数额比较有限;另外,赔偿金也经常被挪用,并未用于环境修复;赔偿结束后甚至出现更为严重的环境污染。当然,与过去纯粹的政府罚款方式相比,货币赔偿有一定的合理性,我国司法实践也采取了“谁污染,谁治理,谁损害,谁赔偿”的环境立法宗旨,通过责令行为人赔偿损害,有利于维护环境,保护生态。

    因为行政罚款存在较大任意性,而且罚款的相当部分并没有用于环境修复。因此,《侵权责任法》规定了环境损害赔偿责任,这相对于过去有所进步,但仍然不能有效解决环境保护的问题。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民法典将生态环境修复责任作为首要的责任形式,此种责任实际上是一种行为责任,其本质上是恢复原状,要求侵权人尽可能地将所破坏的生态环境恢复到损害发生前的状态。在修复主体上,可以责令行为人自己修复,要求其采取切实的行动来修复生态环境;也可以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来进行修复,费用由侵权人承担。尤其应当看到,从可行性上来说,目前生态环境修复技术已有了长足的进步,可以为生态修复提供足够的保障。

    依据《民法典》第1234条,生态环境损害修复责任有两种方式:一是由行为人自己修复。修复责任以生态环境能够修复为要件,对于能够修复的由侵权人在合理期限内承担修复责任。对于生态环境的破坏,为避免损害的扩大,修复期限不能无限延伸,而必须在合理期限内进行。合理期限应当依据现有的科学技术水平,结合生态环境破坏程度进行综合判断。由于侵权责任应当以恢复原状为目的,因此生态修复应当达到恢复原状的效果。二是委托他人修复。此种方式也被称为替代性修复,即行为人未在期限内完成修复时,应当由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自行或者委托他人进行修复,同时由行为人承担费用。从实践来看,因为生态破坏的修复责任是技术性非常强的责任,需要由具有资质的组织进行修复。而行为人往往不具有相应的资质或能力,因此,行为人自行修复有时不仅不可能按期完成修复,甚至可能导致二次污染。所以,委托修复的方式是一种比较可行的方法。委托他人进行修复可以确保环境恢复的及时性与有效性,在这种责任承担方式下,虽然修复的行为由他人完成,但这并不意味着修复责任的移转,相反,侵权人仍然是修复责任的承担者。

    问题在于,环境修复责任与惩罚性赔偿能否并用?笔者认为,这两种责任不能并用,主要理由在于:第一,惩罚性赔偿的主要功能是使被侵权人的损害获得补救,而不让其从中获利;第二,由于惩罚性赔偿中的部分费用应当用于修复环境破坏,惩罚性赔偿也具有修复环境的作用,即惩罚性赔偿的重要功能在于修复环境、保护生态。惩罚性赔偿并非是给予被侵权人,而是要用于环境修复。如果行为人承担了惩罚性赔偿之后,还要承担环境修复责任,则意味着他承担了双重的责任。第三,环境修复责任只能通过公益诉讼的方式来实现,而惩罚性赔偿是以私益诉讼的形式来实现,两者无法兼容。如果环境管理部门需要对行为人进行惩罚,可以通过行政处罚的方式进行,没有必要通过惩罚性赔偿的方式。第四,避免过分加重企业负担。如果二者并用,则意味着企业在承担环境修复责任之外,还需要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两者并用可能违反了比例原则,将过分加重企业的负担。

    (二)生态环境损害的赔偿责任

    《民法典》第1235条就生态环境损害的赔偿责任作出了规定,尤其明确了其赔偿的范围。据此,违反国家规定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国家规定的机关或者法律规定的组织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相关损失和费用。法律上之所以对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范围作出规定,是因为在生态环境破坏的情形下,损害类型较多,恢复生态的费用和种类也较为复杂,法律上有必要对其作出明确规定,以确保法律运行的统一。因此,本条主要列举了如下几种损失和费用:一是生态环境受到损害至修复完成期间服务功能丧失导致的损失。二是生态环境功能永久性损害造成的损失。这种损失针对的是不可逆的生态环境破坏,这种损失相较于第一种损失更为严重。例如,地下水被污染后,需要经过数百年的自然净化才能使生态修复,此种情况属于生态环境功能的永久性损害。但需要注意的是,永久性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凡是需要经历漫长的生态自我修复过程的,均应当认为构成永久性的损失。例如,大面积的森林砍伐造成植被破坏,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植被;土壤大面积遭受有毒化学物质严重污染,在现有技术条件下短期内无法恢复,均应当包括在内。由于生态环境功能的永久性损害是无法恢复的,因此,行为人无法通过生态恢复的责任形式承担责任。在此情形下,行为人只能承担赔偿责任。三是生态环境损害调查、鉴定评估等费用。在造成生态环境损害事故之后,首先需要确定实际损害的范围,因此,就需要进行调查和鉴定评估等。对于生态环境损害事故发生后,调查、鉴定评估等费用,行为人应当承担责任。但责任人应当承担的费用可能并不以上述费用为限,在环境保护部制定的《环境损害鉴定评估推荐方法(第Ⅱ版)》中,对应急处置费用的种类和计算方法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各级政府与相关单位针对可能或已经发生的突发环境事件而采取的行动和措施所发生的费用也应当予以赔偿。四是清除污染、修复生态环境费用。造成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之后,需要清除污染,从而达到修复生态的目的。污染清理费用指对污染物进行清除、处理和处置的应急处置措施,包括清除、处理和处置被污染的环境介质与污染物以及回收应急物资等产生的费用。修复生态环境费用是指行为人在自己未能在合理期限内修复时,应当支付的由他人代为修复的费用。五是防止损害的发生和扩大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上述损失和费用的赔偿目的主要是致力于恢复生态环境。

    问题在于,对于上述损失的赔偿,其主要涉及的是公益,索赔人是否有权就赔偿额做出减让的处分行为?笔者认为,对于私权而言,如果不涉及第三人或者公共利益,那么权利人当然可以自行处分权利。但是,对于关涉到第三人利益或公共利益的场合,权利的行使或者放弃则应当受到限制。由于前已述及,《民法典》侵权责任编中所规定的生态环境破坏的责任所保护的不限于私益,而同样关涉公益。因此,在涉及公益的情形下,权利人对此处的赔偿请求权的处分,无论是放弃,抑或是减让请求额等,均应当受到限制,从而避免因权利处分导致的第三人与公共利益的不当减损。

    结语

    《民法典》是私法的基本法,以保障私权为核心,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完全不涉及公益的保护问题。《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在关于环境破坏责任的规定中,就充分体现了《民法典》在保障私益的基础上对公益保护要求的回应,它回应了现代社会资源环境恶化情形下保护环境、维护生态的现实需要,同时也彰显了《民法典》所具有的时代特色与实践特色。

    作者:王利明,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原文来源于《广东社会科学》2021年第1期。

责任编辑:童志威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点专题

2019年中国水资源公报
全国用水总量比2018年略有增加,用水效率进一步提升,用水结构不断优化……[详细]
水环境治理行业政策
2020年上半年,全国水质优良(I-III类)地表水考核断面占比为80.1%,比上年同期提高5.6个百分点……[详细]
全球及中国水污染现状
目前,全世界每年约有4200多亿m3(立方米)的污水排入江河湖海,污染了5.5万亿m3的淡水……[详细]

热门公众号

  • 慧聪水工业网
  • 慧聪水工业商城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关注我们:

官方网站:http://www.water.hc360.com/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aterhc360?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