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近50亿 盛运环保“求生”之路再无转机?

http://www.water.hc360.com2020年07月09日10:00 来源:环保创业邦作者:雷英杰T|T

    慧聪水工业网 6月18日晚间,本刊记者从深圳证券交易所获悉,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运环保,证券代码300090.SZ)股票被终止上市。

    次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因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每股面值,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第13.4.1条第(十九)项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

    盛运环保从上市到被终止上市,正好是十年整。曾经的垃圾概念股、明星环保上市公司,如今倒在了垃圾分类的潮起之时,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开晓胜和他的盛运环保

    开晓胜,盛运环保的创始人、大股东。

    1997年,开晓胜下海经商,创办了桐城市输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桐城机械),是这家公司的主要发起人,也一直担任着董事长、总经理职务。

    2004年,经安徽省政府《批准证书》(皖政股【2004】第9号)和安徽省国资委《关于桐城市输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变更为安徽盛运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皖国资办函【2004】18号)文件批准,桐城机械整体变更设立为安徽盛运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运股份)。

    2010年,在创业板成立还不到一年之计,开晓胜携盛运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以48.2%的持股比例成为盛运股份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当年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盛运股份主营业务是输送机械产品和环保设备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应用于建材、水泥、电力、钢铁、矿山、垃圾焚烧尾气处理等行业。

    盛运股份披露的2010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4亿元,同比增长35.05%;实现净利润5.34亿元,同比增长9.93%。

    盛运股份上市当年,开晓胜进入胡润富豪榜,成为2010年荣登榜单的15位安徽企业家之一,也是桐城本土企业家首次进入胡润富豪榜。他,被冠以“桐城首富”。

    此后的两年里,盛运股份一直保持着稳定的发展态势,2011年和2012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65亿元和8.48亿元,实现净利润0.72亿元和0.84亿元。

    但记者注意到,作为盛运股份主营业务的输送机械产品,其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一直呈现下降趋势。

    此外,2012年盛运股份主营业务中首次增加了“垃圾发电”一项,这项业务在当年实现营业收入0.45亿元。可以说,盛运股份跨界生态环保领域初露端倪。

    2013年,盛运股份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的方式,收购了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通用)80.36%的股份,并成功拿下了枣庄、周口、锦州等多个地区的垃圾发电项目。

    这标志着盛运股份跨界转型迈出了关键的一步。而就在这一年,盛运股份正式更名为“安徽盛运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4年,盛运环保及下属子公司安徽盛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将各自拥有的与输送机械业务相关的资产、股权,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增资、转让等方式,转移至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盛运重工)。

    在此基础上,盛运环保将所持有的盛运重工70%股权以及新疆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60%股权,作价3.42亿元出售给了安徽润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

    这次交易完成后,盛运环保剥离了与输送机械业务相关的资产,主营业务由原来的输送机械类业务及环保类业务,转变为单一的环保类业务。

    由于输送机械业务营业收入占总营业收入比重较大,为了抵御短期之内公司总营业收入水平下降的风险,盛运环保全力开拓垃圾焚烧发电产业,项目遍及多个省(区、市)。

    2015年,盛运环保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这一年,盛运环保与山东海阳、吉林农安、海南儋州、河北石家庄、安徽庐江、黑龙江东宁、贵州德江等多个地区签署了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特许经营权协议。

    当年的年度报告显示,盛运环保实现营业收入16.4亿元,同比增长35.55%;实现净利润7.4亿元,同比增长216.28%。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年7.4亿元的净利润,比盛运环保上市后5年的净利润之和还多出1亿元。

盛运环保表1 

    企业良好的发展态势,还可以直接反映在股价上。从2010年上市时3块多一路飙涨到2015年最高时的16块多,盛运环保股价涨了4倍多,市值高达百亿元,一度被券商认为是A股市场上少数同时具备焚烧厂烟气治理和焚烧炉研发和制造能力的稀缺标的。

    可惜,好景不长。

    从巅峰走向谷底,就两年时间

    在2015年业绩达到顶峰时,盛运环保经营性净现金流为-2.51亿元,同比减少230.45%。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既与盛运环保大举并购、扩展版图有关,又与其商业模式息息相关。

    盛运环保已投产、在建和拟建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主要以BOT模式为主,工程建设需要多项审核和批准,项目开工前期时间长,且投资规模较大,账款回收周期长。

    远东资信研究部研究员王博曾撰文指出,在BOT模式下,参与者一般需自筹项目资本金比例不低于30%,且在建设期内(一般为2年)基本无现金流入,待项目建设完毕进入运营期后,参与者开始获得运营收入和现金流入,运营期一般为20年~30年。

    也就是说,BOT项目会给盛运环保现金流带来一定压力。这也就解释了2015年盛运环保一面是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向好,另一面却是经营性净现金流由正转负。

    但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尚不至于威胁到盛运环保的生存。其2015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末,盛运环保货币资金约38.96亿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约20.94亿元,除去受限制的货币资金约5.56亿元,盛运环保手中掌握的“弹药”足够应对33.49亿元的流动负债。

    彼时的盛运环保,并没有因为一次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而停下继续发展的步伐。据本刊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2017年两年间,盛运环保平均一个月能拿下两个项目。

    然而,并购与扩张并没有让盛运环保走向辉煌。危机首次闪现,是在盛运环保披露的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

    当季度,盛运环保由盈转亏,净利润亏损0.52亿元,与当时垃圾焚烧发电行业热火朝天的景象格格不入。不过,彼时的投资者并未察觉到盛运环保的危机已经浮现。

    直到2018年4月26日,盛运环保修正了业绩快报,2017年净利润亏损高达12.95亿元,较之前披露的净利润亏损2.58亿元,竟然相差了10亿元左右。

    盛运环保解释称,业绩修正主要是增加计提其他应收账款坏账损失、无形资产减值损失、因对外担保增加或有负债损失、毛利损失等合计大约10.36亿元。

    紧接着,2018年5月10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因资金周转困难,致使部分到期债务未能清偿,涉及金额6.29亿元,可能会因逾期债务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及资产被冻结等风险,从而进一步加剧公司资金紧张的状况。这是盛运环保首次披露其债务问题。

    一天后,盛运环保披露了2017年年度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58亿元,同比下降13.65%;实现净利润为-13.18亿元,同比下降1207.14%。这是盛运环保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年度亏损,亏损额接近上市后的净利润总和。

盛运环保表2

    至此,投资者幡然醒悟。但此时的盛运环保,由于重大资产重组处于停牌状态,暂时处于“安全”状态。

    2018年6月1日,盛运环保股票复牌便“一”字跌停,报收8.32元。此后,股票一路狂跌,盛运环保连续遭遇了9个跌停板。截至当年7月11日,股价以3.58元收盘,较6月1日收盘价8.32元,跌幅已经超过了一半。

盛运环保图1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8年10月10日,盛运环保表示,按照约定,公司发行的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以下简称“18盛运环保SCP001”)应于2018年10月9日兑付本息。但截至兑付日日终,公司因流动性极为紧张,“18盛运环保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

    一石激起千层浪。“18盛运环保SCP001”发生的实质性违约,标志着盛运环保债务危机全面爆发,也促使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将盛运环保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以及债项评级均下调至“C”。

    除了债券违约,盛运环保还存在多笔债务逾期的情况。截至2020年6月5日,盛运环保逾期债务共计85笔,逾期债务金额高达49.62亿元,逾期债务性质包括本金、租金、本息等。

    2019年11月8日,盛运环保收到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下发的处罚决定书,开晓胜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这位曾经的地方首富,随着盛运环保一同走向了落寞,而从巅峰走向谷底,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正是应了那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拨开巨额债务危机的迷雾

    6月24日,盛运环保终于披露了2019年年度报告,但董事张粮无法保证该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中审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盛运环保的财务状况究竟如何?

盛运环保表3

    从2019年年度报告来看,盛运环保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0.74亿元,其中受限制的货币资金就有0.68亿元。也就是说,偌大的上市公司只有600万元可供其自由支配。

    那么,负债又是多少呢?截至2019年底,流动负债合计77.61亿元,除去经营性负债外,需要偿还的短期负债如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等,高达30多亿元。不难看出,资金缺口非常大,短期偿债压力巨大。

    我们不妨把时间轴拉长,再来看几组数据:

    2015年末至2018年末,盛运环保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2.54%、52.8%、71.28%和97.89%。资产负债率一路飙升,说明其偿债压力越来越大。2019年末,盛运环保资产负债率高达141.15%,已经是资不抵债。

    2015年末至2019年末,盛运环保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211.64天、232.93天、309.62天、830.26天和534.68天,一定程度说明公司应收账款催收不利,现金回流变差。也就是说,盛运环保活没少干,但钱却迟迟收不到。

    2015年末至2019年末,盛运环保经营性净现金流分别为-2.51亿元、-16.08亿元、-21.14亿元、5.47亿元和3.73亿元,投资性净现金流分别为-9.55亿元、-6.92亿元、-9.99亿元、-1.56亿元和-1.32亿元,投资性净现金的流出明显高于经营性净现金的流入。可见,盛运环保挣钱的速度赶不上花钱的速度。

盛运环保表4

    负债高企、回款乏力、持续失血,是什么造成了盛运环保今天的局面?

    2020年5月26日,随着深圳证券交易所一纸行政处罚公告的下发,盛运环保巨额债务危机的迷雾慢慢被拨开了,矛头直指公司创始人、控股股东开晓胜。

盛运环保

    首先,盛运环保违规对外提供担保。自2014年9月至2018年3月,盛运环保对盛运重工等9家关联公司和非关联公司提供担保,合计21.24亿元,且对上述担保均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

    其次,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截至2016年末,盛运环保为实际控制人开晓胜控制的盛运重工提供资金余额9.77亿元;截至2017年末,盛运环保为开晓胜及其控制的企业提供资金余额20.15亿元;截至2018年末,盛运环保为开晓胜及其控制的企业提供资金余额14.99亿元。

    第三,盛运环保违规对外提供财务资助。盛运环保2017年和2018年存在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对外提供财务资助的情形,资助对象主要为盛运环保及其子公司的参股企业,截至2018年末提供财务资助的余额为2.4亿元。直至2019年4月30日,盛运环保才汇总披露并补充履行审议程序。

    鉴于违规对外提供担保、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违规对外提供财务资助、业绩预告和业绩快报不准确、未及时披露资产冻结及债务逾期信息等五大“罪状”,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了对盛运环保及相关责任人公开谴责、通报批评、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等处分决定。

    和君咨询生态环保事业部主任杨宁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BOT模式在财务上的特点是政策允许不合并收入和成本,也就是说对于同一个主体下的两个子公司,一家负责投资,一家承接工程,在合并时是分别记录的,不做收入和成本的互相抵消,这也是目前环保类投资商通行的做法。

    “自己的项目公司负责支出工程费用(待竣工决算后转为固定资产),同时自己的工程公司产生工程收入和相应的利润,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这样的做法会产生大量的关联交易。”杨宁告诉本刊记者。

    “关联方资金占用,从法律上来说侵占了上市公司及其投资者尤其是小股东的合法权益。”青域基金合伙人牟颖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惯用形式,往往是关联人滥用公司控制权在利己动机驱动下进行关联交易,此类交易偏离等价有偿的规则,且不及时登记披露或者蓄意粉饰关联方资金占用,影响财务信息披露的准确性。

    自救,却难以自救

    重重危机之下的盛运环保,一直在想办法自救。

    “一般连续亏损的上市公司会通过积极筹划资产重组、资产处置、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等方式来扭亏为盈,以实现保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

    牟颖告诉本刊记者,上市公司自救保壳的常规做法,不外乎这么几种:一是及时止损,剥离不良资产;二是变卖资产,取得资金,改善财务状况;三是集中资源聚焦优化主业,改善经营绩效;四是通过重大资产重组,优化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结构,改善盈利能力。

    2018年5月23日,就在盛运环保首次披露债务问题的13天后,公司对外宣布了一项与四川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能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消息。

盛运环保

    这次战略合作协议要实现两个目标。一是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开晓胜持有的盛运环保全部股份(13.69%)转让给川能集团。

    二是上市公司项目子公司托管,就政府授予盛运环保的40个筹建和在建的城市生活垃圾发电项目(日处理31350吨),川能集团对相关垃圾发电项目按照特许经营权协议的投资额度将不低于156.75亿元。

    盛运环保表示,本次战略股东的引进,有利于改善公司目前资金状况,提升公司业绩,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然而,3个月过去了,除宣城、济宁项目进入实质合作阶段外,上市公司控股权转让没有丝毫进展。2019年3月29日,盛运环保宣布与川能集团的战略合作终止,引战计划“流产”。

    此后,盛运环保踏上了及时止损、变卖资产换取资金的求生之路。

    2019年4月26日,因资金需求及项目建设需要,盛运环保及全资子公司中科通用将各自分别持有的山东惠民京城环保产业有限公司32%的股权(合计64%),转让给了安徽中环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6月10日,盛运环保发布公告称,鉴于部分已签署的PPP项目合作框架协议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期长、市场不确定性等因素,再考虑到公司资金流动性严重不足的现状,本着先生存后发展的原则,拟终止对部分PPP项目的投资合作。

盛运环保

    本刊记者查阅到,终止合作的PPP项目共5个,分别为“江西省彭泽县矿山物料运输专用线建设PPP项目”“菲律宾VISAYAS生态环境和基础设施及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合作框架协议”“宁阳县城乡环卫一体化PPP项目”“桐城市六尺巷片区(含张府、吴府)恢复与修缮PPP项目合同”“联合中标徐州市第二生活垃圾焚烧厂PPP项目”。这些项目全部是2017年签下的,总投资额高达百亿元。

    2019年10月,为了尽快推进项目复工建设,盛运环保拟通过先将部分在建工程转让给瀚蓝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并由其继续投资建设,待盛运环保情况好转后再根据协议约定回购的方式开展合作。

    本次转让部分在建工程的交易对价约为2.23亿元,而交易所得款项将用于偿还拖欠的员工薪酬及社会保险费用、项目工程建设费用及已设置担保的债务。

    2020年1月1日,盛运环保再次迎来重大资产重组的机会。这次是彭水县茂博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博集团)拟以不超过18亿元左右的资产注入,协助盛运环保解决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

    对于盛运环保的巨额债务,18亿元显然是杯水车薪,但至少可以缓解一下盛运环保的资金压力。茂博集团拟将注入的这笔18亿元资产,在盛运环保看来就是“救命稻草”。

    2020年6月1日,盛运环保股票收盘价0.32元,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公司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18日,盛运环保股票被终止上市了。

    盛运环保的最后一丝希望随着股票被终止上市而破灭。2020年6月16日,盛运环保对外宣布,与茂博集团的重大资产重组计划终止。

    深陷巨额债务困境的盛运环保,一系列断臂求生的自救措施看起来却是那么无力。

    2020年5月26日,盛运环保在全景网互动平台上召开公开致歉会,投资者对其破产重组等问题极为关注,但盛运环保相关负责人大多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针对相关问题,本刊记者也致电盛运环保,但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了解到,自深圳证券交易所作出盛运环保股票终止上市决定后15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盛运环保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对盛运环保股票将予以摘牌。

    如今,盛运环保股价从高峰时的16.41元跌至0.32元,股价缩水98%,公司市值也从百亿跌至4.22亿元,还背负了近50亿元的债务。

    盛运环保“求生”之路,还有转机吗?本刊将持续追踪。

责任编辑:童志威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热点专题

一体化海水淡化装置
一体化生活污水处理装置和分散式污水处理装置,主要用于非常规水资源开发利用……[详细]
垃圾分类精细化管理
通过实施垃圾分类,有利于从源头解决垃圾减量问题,发展循环经济,进而实现“无废城市”目标……[详细]
MVR技术的应用研究
本文将对目前海水淡化技术的发展现状进行分析,提出基于MVR技术的新型海水淡化技术……[详细]

热门公众号

  • 慧聪水工业网
  • 慧聪水工业商城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关注我们:

A 慧聪水工业网官方网站:http://www.water.hc360.com/

B 慧聪水工业网官方新浪微博:http://weibo.com/waterhc360?refer_flag=1001030201_&is_all=1

C 慧聪水工业网官方微信号:water-hc360

关于慧聪|网站导航|客服中心 |法律声明|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移动站

客服咨询热线:400-6360-888 ( 免长途费 )  010-80707000工作时间:8:00 - 19:00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京ICP证010051号

Copyright?2000-2018hc360.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