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水工业网

北京潮河遭遇深夜盗砂 威胁密云水库饮用水安全

http://www.water.hc360.com2015年12月21日11:05 来源:中国青年网T|T

    盗砂机器轰鸣河水沿砂堆流过

    80岁的高岭镇下会村村民胡启凤站在潮河岸边,“你听,它早已经没有了灵气。”不到50米宽的河道随处填满砂石,远看像一个个直径数米宽的“陨石坑”。

    这条因河流湍急“作响如潮”得名的河,如今流经的密云区域,响声如潮的却是机器的轰鸣。

    11月12日午后,在密云下会村“哐当”、“哐当”的响声隔着一片桉树林从潮河传来。

    走近潮河,岸边还积着雪,雪上布满一条条清晰的车轮印,河水表面结了冰。

    “钩机一下去,什么冰破不了?”一位砂场的老板笑着说。

    沿着响声,越来越多的砂石堆出现在眼前,有的一两米高,有的三四米,上面长满杂草。砂石堆之间像筑起了弯弯曲曲的屏障,河水只能沿着石堆之间的缝隙缓慢流淌。

    在两三米高的砂石堆之间,一根黄色的铁臂在左右移动,它像个勺子,伸进河里,仅几秒钟,铁臂沾满了水,装满砂石倒在一旁。

    在下会村土生土长的胡启凤眼中,这些年,像这样盗砂的几乎从未消停过。镇里也偶尔有巡查队的来检查,“但一来他们就停工,走了之后,继续干。”

    在下会村潮河段挖砂的工人对外声称他们是在治理河道,得到当地政府部门许可,有开采许可证。然而密云环保局执法大队一名工作人员称,按照规定河道治理工程是为了河本身,不是开采砂石,河砂不允许外运。

    然而近日潮河砂石的交易并不隐蔽。18日下午,记者通过网络联系上一位密云郭姓卖砂者,网上显示的经营信息地址在密云,出售有潮河的水洗砂、旱砂、石子、混料等。

    据多名砂场老板称,潮河河砂品质好,建房子比普通成品砂耐用,河砂原料就能卖1200元一车(80吨),经过加工的水洗砂,能卖到35元钱一吨,比普通的成品砂每吨要贵3至5元钱。

    治理之名掩护下的采砂场

    “有的砂场河砂存量至少有3万吨。”潮河沿岸两名砂场负责人均称,那些都是被别人承包的河道治理工程,边治理边开挖。

    潮河两岸,大大小小的砂场并不少见。在密古路与京密路交叉口到古北口镇的17公里长的道路两侧,至少分布着9个砂场。

    提到在北京境内的潮河挖砂现状,一位赵姓砂场老板有些遮遮掩掩。“现在没人敢挖,这可是犯法的事儿。”

    赵老板自称,他的原料基本都来自河北。据他透露,在下会村河道里的挖砂钩机是密云当地一位仇姓老板的,此人背景雄厚,承包了治理河道的工程,便挖砂出售,自己只是偶尔从仇老板那买一点。

    京密路与松曹路路口也有一个大型砂场,该砂场李姓老板也证实,北甸子桥和下会村段的钩机都属于仇姓老板,他们借着治理河道的名义,光明正大地挖砂,然后把河里挖来的砂石偷着卖。

    12月18日,为了减少雾霾,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发布红色预警,其中要求19日7时至22日24时,砂石运输车等重型车辆禁止上路行驶、施工工地停止室外施工作业。

    从18日到20日三天时间,下会村至北甸子桥两侧的钩机都没有作业。潮河两岸似又恢复了平静。

    19日下午,下会村段的钩机并没有作业。20日下午,记者以买砂名义联系上仇老板,他爽快地称有潮河下会村至北甸子村段的河砂原料出售。

    前述李老板透露,仇的河砂一般都是昌平、怀柔有砂场直接来河道内拉走,或是挖出来到密云城区的砂场洗了再出售。采砂也都在夜间进行。

    结合前述密云区水务和环保部门的说法,河砂并不能外运,能外运的只是固体废物。高岭镇一位村民分析,本身盗砂就潜伏在河流两岸,不容易被发现,如今借着河道整治为名,偷卖河砂,隐秘性就更强。

责任编辑:李一芳

反渗透膜十大评选百强企业名企将相更多>>

慧聪市场

一周话题人物 [人物关注排行榜]

泵业
[东磁加爱] 东磁加爱 中国净水行业的未来
当你没有走进他时,他只是一个品牌或者说是一个企业的管理者,可当你跟他近距离接触与交谈后...[详细]
净水
[中科院预测] 2015年全国需水总量小幅增加
1月23日上午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研究中心在北京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举办 2015中国经济预测发布与经济形势高端论坛[详细]
净水
[北京市水务局局长] 2014年北京节水1.2亿方
1月22日,北京市有关委办局负责人接受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现场询问时,市水务局局长金树东表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