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触目惊心的生态破坏场景 长江将要失踪

2009/3/18/08:39 来源:中国水网

    【慧聪水工业网】青藏高原长江源区的生态环境,“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长江源区生态环境地质调查项目负责人辛元红说。这一调查项目由中国政府开展于2005年6月至2008年10月,该项目显示,全球气候变暖,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的长江源区生态地质环境对此尤为敏感,冰川退缩、多年冻土萎缩、植被退化、沼泽湿地减少以及水资源减少。

    消失的“固体水库”

    沱沱河、楚玛尔河和当曲这三条河被称作“长江三源”。1978年中国长江源考察队到达当曲源头多朝仁,海拔5395米的霞舍日阿巴山坡面上流出一股小水,这里被定为长江的源点。

    2006年9月10日,辛元红在这里发现,资料记录中的冰川所在处,因为冰川退化,当年的长江源点已经找不到,长江在这里失踪了。

    “冰川被称为高原河流的固体水库,一旦冰川彻底退化,那些主要由冰川补给的河流便会由永久性河流变为季节性河流,直至干涸。”辛元红神情忧郁。

    其实,冰川退缩已是长江源区的普遍现象,昆仑山脉玉珠峰南坡的冰川2005年与1971年相比,冰舌(在冰川的融化区,自山上往山下流出的舌头状冰体)退缩了1500米,唐古拉山口东侧冰川侧向最大退缩量为125米,冰舌正面退缩265米。

    辛元红的忧心还来自于黄河源的前车之鉴。2000年,他参与了中国政府对黄河源的考察。“1969年的时候,黄河源还有冰川,但2000年的时候,我们在整个流域已经找不到冰川的影子了。”

    冻土被破坏

    黄河源区曾经出现的一些生态灾难,已经在长江源区出现。2007年5月,辛元红在长江源区治多—曲麻莱一带考察沼泽湿地时,碰到一家当地牧民搬家,要去投靠亲戚。牧民解释说,这里的草场以前所生长的藏蒿草已经很少了,只生长牛羊都不吃的蒿草了。因为地下水位下降,前者在水分竞争中败下阵来。另外,调查队发现,位于长江源区的曲麻莱县,原有的108眼水井近年来干枯了98眼,玛多县原有大小湖泊4077个,目前已有近50%的湖泊干涸,其余湖泊水位下降2米至3米。

    原因之一是多年冻土层的变化。“多年冻土层其实就是一个防渗层,被学术界称作沼泽湿地的保护神。”辛元红解释说,“冻土层变薄,冻土层上面的地表水随之下降;而冻土层彻底消失,地表水就会渗漏,导致地表荒漠化。”

    调查发现,青藏高原南北界早已出现片状冻土退化、岛状冻土消失现象。“植被像被子一样保护冻土层,冻土层像防渗层一样保护地表水,地表水支撑植被的生长。”辛元红画了一个圆圈,来解释这三者的关系,“整个生态是一个完整而脆弱的链条。”但在长江源头,辛元红多次目击了这个生态链条不可逆转地被破坏。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