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滇砷污染企业被罚款15次又被表彰6次

2008/10/27/09:19 来源:新华社 作者:伍皓 伍晓阳

    云南省有关部门近日向媒体通报“阳宗海砷污染事件”的行政问责处理情况:全省26名干部被问责,其中,玉溪市副市长陈志芬被劝引咎辞职。此外,造成砷污染的企业3名责任人已被批准逮捕。

    记者调查采访发现,污染事件的发生有其必然因素:地方政府发展观念扭曲,对企业违法行为以罚代管,对上级指示敷衍了事……惨痛的代价背后,一系列深刻的教训当令人深省。

滇砷污染企业被罚款15次又被表彰6次

滇砷污染企业被罚款15次又被表彰6次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晴天霹雳:小小一个企业,竟使“高原明珠”变“毒湖”

    阳宗海位于昆明市和玉溪市交界处,湖泊面积约31平方公里,是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近6年来一直保持二类水质。碧波万顷的海子宛如一颗“高原明珠”,镶嵌在滇中大地上,哺育着沿湖数万生灵。

    然而今年6月,负责监测阳宗海水质的工作人员吃惊地发现:湖水砷浓度出现异常波动。情况后来进一步恶化,到9月16日,湖水砷浓度监测值高达每升0.128毫克,远远超过每升0.05毫克的饮用水安全标准。而去年9月以前,湖水砷浓度均值还不到每升0.006毫克。

    砷在环境中主要以化合物的形式存在,砷的化合物均有毒性,“砒霜”的主要成分就是三氧化二砷。发现湖水被污染后,7月8日,有关部门启用新的水源点和应急供水方案,以解决沿湖26596人的生活饮水问题。9月12日,云南省政府宣布阳宗海实施“三禁”:禁止饮用阳宗海的水,禁止在阳宗海内游泳,禁止捕捞阳宗海的生产品。

    阳宗海被污染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在沿湖村民的头上炸开。澄江县阳宗镇海晏村村民李树全说:“太突然了,在湖边住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说湖水有毒。”事实上,许多村民都和李树全一样,对“砷”这个名词感到很陌生。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湖边,喝着湖水长大,在湖边游泳、垂钓,或者打鱼为生。现在,这一切都变了,虽然看上去湖水还是那么干净清澈。

    砷污染从何而来?从6月开始,云南省环保、水利等部门以及昆明市、玉溪市有关部门,在阳宗海汇水区内对入湖河道、企业等开展全面排查。经过深入调查,最终确定砷污染主要来源于云南澄江锦业工贸有限责任公司。

    据云南省环保局副局长杨志强介绍,锦业公司有3条涉砷生产线,其生产原料、产品、废水和固体废弃物等均含砷较高。由于公司未建合格的废水、废料处理设施,存在于废水、废料中的砷就通过地下渗漏、地表水冲刷和直接排放等途径,长年累月地排入阳宗海,最终酿成恶果。

    蹊跷怪事:污染企业被罚款15次,又被表彰6次

    随着调查走向深入,造成阳宗海砷污染的企业“庐山真貌”也浮出水面。

    锦业公司位于阳宗海西南端,距湖面约1.5公里。有关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1996年,最早为乡镇企业,后改制为私营企业,法人代表为李大宏。公司近年来获得快速发展,目前拥有4条硫磺制酸等化工生产线。

    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其违法记录也令人瞠目结舌:自2001年至今,玉溪市、澄江县环保部门对锦业公司未批先建、违法排污、环保设施不到位等环境违法行为,先后进行了15次处罚,累计罚款71.39万元。其他如整改通知等形式的监督则次数更多。显然,环保执法监督并没有起到作用。

    “公司对环保问题总是能拖就拖,能推就推,要么说资金不足,要么说人手紧张,甚至还说买不到需要的材料。”玉溪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监察科科长冯士猛说,“对交罚款倒是积极,罚个10万块钱对他们根本不算什么!”

    污染事件曝光后,李大宏还否认是自己的公司污染了阳宗海,称不知道砷是从哪儿来的。然而警方调查发现,锦业公司曾发生2次职工集体砷中毒和砷过敏事件,均被公司隐瞒不报——去年4月,68名员工出现慢性砷中毒症状,由于公司不配合调查,有关医院未按照职业病进行上报;今年6月,又有36名员工接受砷过敏治疗。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发现一件更为蹊跷的怪事:一方面,锦业公司被环保部门罚了15次;另一方面,它又曾6次受到市、县政府表彰奖励。其中,规格最高的是被玉溪市政府评为“守信用、重合同企业”,另外,还被授予澄江县民营企业“重点保护单位”。

    有关资料显示,从2005年到今年6月,锦业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15亿元,利润总额超过4000万元,上交税金1162.8万元。正是在“纳税大户”的保护伞下,锦业公司在污染环境的歧途上越走越远。

    省委反思:牺牲环境换发展,这样的GDP宁可不要

    如今,锦业公司已被关停2个多月,冷清的厂区难觅一个人影。几里之外,阳宗海水依旧清澈,只是没有了打鱼、垂钓和孩童们嬉水的场景。秋风吹起波涛拍打着湖岸,好似阳宗海在哀鸣……

    如何治理阳宗海的砷污染,仍然是一道未解的难题。据昆明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院教授郑志华介绍,目前国内有一些降低砷浓度的技术,但用于湖泊治理还不成熟。10月14日,云南省科技厅在媒体发布公告,就“阳宗海湖泊水体减污除砷及水质恢复”项目面向全球公开招标,希望通过3年时间,将阳宗海水体砷浓度降低到每升0.05毫克以内。

    污染事件的行政问责处理近日也有了结果:全省26名各级干部被问责,其中玉溪市副市长陈志芬被劝引咎辞职,云南省水利厅副厅长陈坚被通报批评,玉溪市市长助理杨正祥、市环保局局长方建华等人被免职。此外,玉溪市政府已向社会作出公开道歉;污染企业已经关停,3名责任人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10月20日,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对当地政府以牺牲环境换发展的做法提出严厉批评:“为了追求那么一点点发展速度、一点点GDP、一点点财政收入,牺牲的却是一个清澈的湖泊和周围群众的正常生产生活,这样的GDP宁可不要!”

    云南省省长秦光荣认为,阳宗海砷污染事件是近期发生在云南的一起社会反响强烈,以牺牲资源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发展的典型案例,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最现实的“反面教材”。应该抓住这件事,让全省人民都来深思三个方面的突出问题:一是有关职能部门的管理责任哪里去了?二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为什么缺失了?三是公众的环保使命是什么?

我要评论

】 【打印